創夢工房

Original works of Dreamscreator Shuen

By

EXTRA

[亞蘭, 手受傷了?] 年約16的少女牽馬走過草坪. 看到她的哥哥愛德華, 還有她家的傭人亞蘭. 亞蘭在早上便隨著愛德華打獵去, 還沒有到黃昏便回來很是奇怪. 聽到怪鳥的叫聲, 少女才留意到亞蘭另一隻手抱著的鳥,
兩人下了馬, 少女對鳥感到好奇, 可是內心存有一種敬畏. 鳥的翅膀明顯受傷, 血已凝結, 令羽毛看起來很骯髒.
[小心, 史蒂安.] 愛德華說. [這鳥很兇.]
[牠是…?] 史蒂安看了看亞蘭手上的傷, 不難想像是鳥弄傷了亞蘭. 粗糙地包紮的手還在淌血, 少女露出不安的表情.
[是馬丁那班傢伙打下來的, 打獵時看到不少趣事…那些傢伙想把牠抓回去, 可是這鳥太兇了, 連他的狗也敵不過這受傷的鳥. 他們便只好放棄. ] 愛德華繼續說, 臉上出現興奮的神色. [雖然說牠抓傷了亞蘭, 可是也被馴服了. 亞蘭, 這鳥叫甚麼來著?]
[是隼鷹, 少爺.]
[把牠訓練好, 相信很有利於狩獵~]
[哥哥, 這麼危險的鳥, 放在身邊不太好吧? 亞蘭也真是的, 用不著因為一隻鳥而令自己受傷嘛.] 史蒂安把目光轉到亞蘭臉上, 四目交接令她有點緊張. 她立即平服自己的心情, 擺出大小姐的架勢.
[快點回去把傷口洗一洗吧! 不然你這粗黑的皮膚看起來更骯髒!] 她說著把馬牽回去. 內心卻在不停地咒罵自己. 長期習慣對亞蘭無禮. 可是不是這樣的話, 她對亞蘭的心情便很容易被人看出了.
[少爺, 有個請求.]
[說吧.]
[在翅膀的傷復原後, 可以把這鷹給放了嗎?]
愛德華露出不快的表情. [我不希望你打擾我的興致, 你知道我很喜歡這頭鷹, 也希望牠能協助狩獵.]
[在我的故鄉, 隼鷹是神聖的生物. 牠是天空神Jradio的使者. 對牠無禮會引來災難.]
[亞蘭, 這裡是卡勒米亞.] 愛德華聽到麥希的傳說, 雖然感到好奇, 但這頭鷹他可不想放手. [這裡沒有南方的神祇, 只有聖神諾頓才是主宰.]
[隼鷹能夠觸摸環, 與太陽並存, 並且穿梭三月(沙之月, 白月和波洛可之月). 諒我有再大的膽子, 也不想靈魂受到詛咒. 少爺.] 他繼續說, 聲線平緩而且低沈, 打動這兩兄妹. [若你希望這鷹能夠協助狩獵, 我會為你獲得更多的獵物. 若把鷹留在身邊是你的驕傲, 我一定努力以赴助你獲得更多的美名.]
亞蘭跪下. [請接受我的情求.]
這一舉令愛德華大笑不止. [這些你在那裡學來的!? 行了, 起來吧! 我答應你就是了!]
[謝謝.]
史蒂安走在兩人的後面, 為了不讓他們看到她現在的樣子. 亞蘭一向說話很少, 剛才為了讓鷹保有自由的一舉, 說的話卻和騎士根本沒兩樣, 對少女來說, 這些話也夠回味了. 史蒂安卻滿面通紅. 無疑剛才他的低姿態是很帥的. 至少她這樣認為.
[若剛才的說話可以為我而說, 或是對我說那該多好…] 她心想. 看著亞蘭高大的背部, 還有那漆黑的長髮, 她有種想觸摸的衝動. 直到鷹叫了一聲才令她回過神來.
亞蘭不時看著天空, 史蒂安知道他在想念他的故鄉. 正如他手中的鷹想展翅飛翔.

FIN.

By

後篇

心在狂跳不止, 他看著不遠處的房子. 然後下定決心走上前.
看著嬌小的女性身影, 她專注地照料馬匹, 並沒有留意到身後的亞蘭斯.
[汪!]
一頭狗從馬廄跑出來, 搖著尾巴撲在亞蘭斯身上. 她才轉過身看到身後的青年.
[海倫, 過來!]
狗聽到了呼喚便走過去. 她疑惑地看著亞蘭斯.
看到她那頭夾雜白絲的棕髮, 還有那和自己相同的碧眼. 他把披風的帽子放下來.
應該說些甚麼, 他不知道. 只見史蒂安定定地看著他, 可能她自己也沒留意到, 吐出的白氣表現了她的緊張, 眼淚已經滑過她的臉龐.
[老天爺!] 她輕呼一句. 淚水便不受控制地不斷流下來. 亞蘭斯走上前, 面對哭泣的女性他顯然很笨拙, 他還在猶豫應該對她說甚麼話的時候, 史蒂安已靠在他的胸腔痛哭.
[亞蘭…你回來了!]
冬日的太陽去得很快, 已經天黑了.
史蒂安一直在留意亞蘭斯的動靜, 很多時她找到和她的丈夫近似, 甚至是一樣的地方. 她會露出懷念的微笑, 只是亞蘭斯會感到莫名其妙. 史蒂安很仔細傾聽他在麥希的生活, 還有找尋她的這些年來的經歷. 他也說出自己的夢, 連史蒂安也感到不可思議. 當說到公會管理人, 還有到她的舊居的時候, 會看到她落寞的表情. 只是在眼前的亞蘭斯已底消了她過去任何不快的回憶. 是的, 他們的兒子回來了.
時間對兩人來說過得很快, 次日早上亞蘭斯便要離開了.
[亞蘭斯, 這個給你.] 史蒂安拿出充滿南方色彩的項鍊. [這是亞蘭的項鍊.]
[對你來說很重要吧?]
[這是我代替亞蘭給你的.] 她示意亞蘭斯低下頭, 然後替他戴上.
[我會再來的, 母親.]
她聽到, 含淚笑著點頭.

春初, 亞蘭斯回去一趟麥希. 莫姬娜的孩子出世了, 是一個健康的男嬰. 得知亞蘭斯找到他的生母, 莫姬娜和卓斯坦也替他感到高興.
[還有作夢嗎?] 莫姬娜問.
[有, 不過已經不是相同的夢了.] 亞蘭斯說. [最近常作靈峰的夢.]
在夏季的時候, 亞蘭斯完成還款. 他去探望史蒂安. 自從相認後, 只要亞蘭斯一有時間, 便一定會過來一趟.
他來卡勒米亞只是為了找尋史蒂安和償還莫姬娜開店的債務. 已完成這兩個目的, 亞蘭斯認為自己會回去幫莫姬娜的忙, 可是他對自己該做的事還拿不定主意. 簡單地向史蒂安說明了自己的心態.
[你找到了我, 而且也完成了還款. 所以反而感到一時的迷茫. 現在沒有了目標, 你靜下心來細想一下自己想做的事情. 當作是一個短暫的休息吧.]

船停泊在雙子大陸的左島艾比亞拉, 奇魯打算回家鄉探親, 兩人在酒館中小酌了杯, 在尋找史蒂安的過程中奇魯幫了不少, 亞蘭斯再一次道謝. 說好了往後有機會再見一定要再喝一杯, 兩人便分道揚鑣. 當晚亞蘭斯回到船上, 直接駛回麥希西北部.

[要吃嗎? 這個…] 少女從已經生宰的野兔中切出一片肉, 牠處樹上看著, 飛降到地上接過少女手中的肉片.
她站起來, 抬頭看著隼鷹飛往靈峰的方向. 凝視這壯麗而神聖的山脈.
拿著羽飾手杖的老人叫住了少女. 兩人往部落的方向走回去.

亞蘭斯到達碼頭時已經入黑了, 便去找下塌的旅館. 北部的麥希有很多簡陋的平房, 感覺上比較像雙子大陸的建築. 他盤算著到麥希後會租一匹馬, 直接回到莫姬娜所在的村落. 然後問題又扯回自己的未來.
已經沒有在戰場賺錢的必要了. 雖然不喜歡戰場上的殺戮, 可是他也發現自己很適合四處奔走而且充滿刺激的旅行生活, 以往一直和父親行商而沒有發現. 在這樣子的想法下, 他有種繼承父親的行商生活的打算, 可是總覺得少了點甚麼.
喝過了酒的關係, 睡意打消了他的思考, 亞蘭斯蓋好被子便入睡了.

他有種墮下的感覺.
四周存在一種他不可知, 亦不可見的事物. 空氣中存在著這樣的訊息. 並且強烈地感到自身與那事物的交流.
他看到少女, 和他一樣在墮下. 閉上雙眼, 正漸漸溶入四周的空間.
感到有種她快要消失的危機, 他知道自己必須喚醒眼前的少女. 當他努力地掙扎著. 四周出現散亂的羽毛.
他大叫一聲, 眼前的視點迅速消失, 火紅的少女亦消失在他的視線範圍之外.

亞蘭斯起床了, 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知道自己作夢了, 可是又忘記是甚麼夢. 算不上是可怕, 但有種失去某種事物的感覺. 亞蘭斯很想回憶夢的內容, 夢中只有強烈的感覺印象, 唯一記得的是如血般鮮紅的顏色.
他走上甲板, 太陽已經出來了. 天空卻好像少了點甚麼. 平時他總是看到鷹, 可是這次的天空連海鳥也沒有.
在船上的第四天, 黃昏的時候, 他回到了麥希. 在交易所換了通用的貨幣時已經入黑了. 亞蘭斯找了家旅館, 也經旅館老闆借了匹馬. 付了定金便上房間. 在這個有碼頭的小鎮, 晚上會因商人, 或是旅客而顯得有點吵鬧. 亞蘭斯習慣了傭兵生活, 感覺上也不比兵營差到那裡去. 即使旅館很靠近酒館, 他也不會因此失眠. 從窗子看到下面的氣氛, 亞蘭斯便打算去喝一杯, 好運的話也許可以聽到甚麼稀奇故事, 或是南方民族的歌謠. 正當他這樣想的時候, 酒館便出現了騷動.
他在旅館中仔細地看著, 一個塊頭滿大的男人被轟出了酒館倒在地上. 酒館內出現連聲的嘩然, 然後少女從中跑出來, 重重跳上男人的大肚皮, 另一隻腳用力踩住他的脖子. 只見他想要叫苦連天, 甚至咳嗽也不行, 眼睛也因為太難受而出現淚水.
[剛才說甚麼? 說呀!] 少女大聲嚷道.
[嗚…咳咳咳…!] 在喉嚨被壓住的狀況下, 別說作聲, 他想呼吸也難. 在未得到回應下, 少女立即往他的臉用力踢過去, 然後腳踩住他的嘴巴.
她豎起一根手指, 口中唸唸有詞, 空氣出現摩擦的聲音, 風凝聚在她的手指上, 變成針的形狀. 快速往男人的眉心落下, 只見他動也不動, 尿了褲子便昏死了.
少女正想轉身往回走的時候, 另一名男子隨即抓住她雙手手腕, 她大叫了一聲.
[手腕真細, 受不了這點力氣吧?] 男人用嘰笑的口吻. [喝敬酒的話, 說不定我們會很愛惜你的~]
[…fi Gujest Mie…]
[甚麼?]
[我說”別碰我”…你這髒豬.] 少女露出可怕的眼神. 直直盯著眼前的男人.
[放開她.]
亞蘭斯走出旅館, 本來他不想太多事, 可是他看到的這名少女, 正是兩年前他在奴隸市場遇見的.
[呵呵…想要英雄救…]
話沒有說完, 男人的耳朵擦破了皮, 一柄小斧正正地釘在他身後的牆壁. 亞蘭斯亮出了他大柄的戰斧, 在傭兵團的這些年, 他也知道對這些人多說無益.
男人嚇得二話不說, 立即把少女給放了. 她退後了一步, 用力地踢在男人的命根子. 令他痛得叫不出聲音來, 雙手按住那話兒, 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 除了亞蘭斯, 在場的男人全部驚呼, 旁人看到也啼笑皆非.
她的目光定在亞蘭斯身上, 近距離下聞到她一身濃烈的酒臭味.
[你…唔…嗚…] 她吐出來了, 地上的兩人慘遭怏. 亞蘭斯扶起她, 讓她在牆角吐個夠.
[她喝了多少?] 亞蘭斯問酒館老闆, 他指了指店內的一張小桌子, 十多瓶大大小小的烈酒亂丟在桌子上. 亞蘭斯從口袋中找了把錢.
[給我解酒藥, 餘下的付酒錢.]

給她喝藥後, 她便昏睡過去了. 在場的人不知道少女的住處, 酒館老闆把少女的行李交給亞蘭斯. 也知道亞蘭斯不認識她, 便大膽問.
[為什麼幫助她? 這麼野蠻的一個少女, 一般人都不會理會.]
[不干涉的話, 會鬧出人命.] 他冷冷地回答. 看到少女那狂野的眼神, 要不是他出手阻止, 會死的是那個男人.
亞蘭斯把少女背起來便回到旅館去, 他不會理會別人的曲解, 反正他生性沈默. 把她安置好在床上, 亞蘭斯打算租別的房間, 可是少女下意識抓住他的衣服. 她對亞蘭斯一點戎心也沒有, 而且手抓得很緊. 亞蘭斯嘆了口氣, 拉了張椅子坐在旁邊. 現在他可以仔細地端詳這個女孩.
輪廓比兩年前少了分稚氣, 即使還年輕, 也已經算得上是個女人了. 這麼美艷的一個女孩子, 加上她一頭醒目的鮮紅, 難怪會招致麻煩.
他換了個比較舒適的姿勢, 瞌上雙眼嘗試睡覺, 直到感受到外面陽光的溫暖才醒過來.
少女仍抓緊他的衣服, 他只好小心地把上衣脫下來, 在行李中隨便找了件衣服便外出了. 簡單用過了早餐, 他打開房門看了看, 少女仍在睡. 他拿起了自己的行囊, 心想衣服便一直讓她抓著吧. 現在得去打點回去的事情.

旅館老闆早已把馬安置在馬廄, 亞蘭斯去領馬時, 看到一頭隼鷹站在馬廄的木欄上盯著他, 距離不過只呎. 這是亞蘭斯第一次在這麼近的距離看到這頭鷹.
[別大眼瞪小眼了, 上來!] 少女的聲音響起, 亞蘭斯抬起頭. 白天下紅色的頭髮更加明顯了. 隼鷹飛了上去, 停在窗檯任由少女觸摸.
[喂, 拿些吃的吧?] 她按著額頭說. [還有牠的份…]

[這是甚麼?]
[止痛藥.] 亞蘭斯把藥混在水裡稀釋. [有點苦, 也喝下吧.]
少女把藥給喝了, 因藥的味道而綴起眉頭. 亞蘭斯擰乾毛巾, 她接過擦了把臉.
[你家在哪?]
[怎麼? 要送我回去嗎?]
[如果需要的話.]
[那倒不用. 我來找你的.]
亞蘭斯露出疑惑的表情, 少女用姆指指著身後正在吃肉乾的鷹.
[那傢伙帶我來的.] 她說. [牠告訴我你在這裡.]
[你飼養的鷹?]
[不是.] 少女直視亞蘭斯的碧瞳. [倒是你和牠的關係比較密切, 不是嗎?]
他沒有回答, 因為他內心並不否定這種感覺. 看著少女露出意味深長的表情.
[這是巫師所知的?]
[是牠告訴我…] 聽到翅膀撥動的聲音, 少女和亞蘭斯注意到時, 窗檯已失去牠的蹤影.
[你找我總有個目的吧.]
[嗯, 我需要你的協助.] 她已經把早餐吃光光. 咬了咬下唇說. [旅行是你的宿命, 亞蘭斯.]
他盯著她看, 想到在第一次見面時卓斯坦說過不少次他的名字, 猜到少女如何得知, 表情便放鬆了.
漆黑的巫師之瞳透視他靈魂的一角, 少女繼續說.
[只屬於天空, 與環相連, 與灼熱的太陽相鄰. 沒有任何人可以綑綁你, 只忠於自己的心而飛翔. 碧色之鷹…那個紋身已說明了一切, 你靈魂的本質, 還有你將踏上的道路.]
他下意識地看了看左手, 簡單的花紋在他眼中突然變得複雜起來.
[你沒有固定的地方.]

結束了簡單的對話, 少女便離去了.
現在他並不急於回到莫姬娜那兒. 抬頭看著天空, 只有普通的鳥飛過. 只要她想的話, 透過那隻鷹也會得知他的所在. 亞蘭斯知道少女在給他考慮的時間. 馬用慢步在叢林中行走, 入黑前亞蘭斯到了另一個小鎮, 要是他走小路的話相信已經回去了. 可是他需要時間好好考慮自己的事情.
一般人以固定的職業和生活, 生兒育女, 平凡地渡過一生. 可是亞蘭斯並不會滿足這種生活, 當傭兵雖然不好受, 也準備隨時送命, 可是很接近他希望的生活形式, 亞蘭斯才沒有向莫姬娜建議別的還款方法. 在卡勒米亞期間他也見識了不少, 也滿足於自己所拓展的眼界.
看著左手手碗的鳥形圖案, 他決定了.

次日中午他到了莫姬娜的所在, 兩人看到亞蘭斯很是高興. 莫姬娜提出亞蘭斯留下來的建議, 卓斯坦也認為, 店的貸款是亞蘭斯還的, 所以店主應是亞蘭斯.
[你意下如何?] 卓斯坦問.
亞蘭斯看著他們, 知道他們一直認為他會留下來. 可是留下來的話, 他反而會感到不安.

只屬於天空, 與環相連, 與灼熱的太陽相鄰.
沒有任何人可以綑綁你, 只忠於自己的心而飛翔. 碧色之鷹…
你…沒有固定的地方…

[姊姊…我要去旅行.]
[亞蘭斯?]
[這店交給你們就好. 對不起, 我還是無法停下來…]
莫姬娜和卓斯坦面面相覷, 兩人笑了出來.
[用不著抱歉, 你也有想做的事情吧?]
[沒有人會阻止你的, 你記得有空回來就好~]
[這裡隨時歡迎你回來.]

次日早上, 亞蘭斯離開了.
乘馬的路上, 他聽到隼鷹的叫聲. 少女在樹上看著他微笑.
亞蘭斯看著在上空的鷹, 內心有種說不出的衝動和快感.
他己是一頭離巢的鷹. 眼前這個火紅的少女…
將帶給他嶄新的命運.

[你的名字?]
[舒哈.]

By

中篇

卓斯坦在戰場上受傷了, 他失去了右手. 雖然在戰爭中受傷和死亡是平凡不過的事, 但對身為戰士的卓斯坦來說, 是一個嚴重的打擊, 他也因此而顯得自暴自棄. 借酒來發洩他的不憤.
在碼頭目送卓斯坦的離去, 一向有點胡鬧的他變得十分沈默.
[如果你會去見莫姬娜, 替我向她問好.]
卓斯坦只輕微點頭示意, 但亞蘭斯知道一向自尊甚高的南方戰士, 在認定自己殘廢的時候不會去見喜歡的人. 他不想得到多餘的安慰.
18歲的夏天, 卓斯坦回麥希後三個月, 亞蘭斯收到莫姬娜哨來的信.
他倆結婚了, 卓斯坦也重新振作起來. 亞蘭斯為他們感到高興. 他再次回到莫姬娜的店, 一看到亞蘭斯, 莫姬娜依舊的給他一個親吻. 看到卓斯坦回復以往的樣子, 亞蘭斯放心不少.
[在鄰近的部落購入貨品時遇到了卓, 他那時候半死不活的樣子令人看不過去, 便把他扯回來了~]
[倒是在卡勒米亞, 有沒有你母親的訊息?] 卓斯坦問.
亞蘭斯搖搖頭, 在不知道名字的情況下等於在大海撈針. 亞蘭斯只知道他的生母和他同樣是棕髮碧眼. 但在卡勒米亞這些人多的是. 而莫姬娜對只見過一次面的婦人沒有清晰的記憶, 畢竟當時的她只有6歲.
[店的借款也快還光了, 還是找不到的話, 便回來吧.]
[那房子便要加建一間房了, 對不對? “爸爸”~] 莫姬娜淘氣地說.
亞蘭斯又作夢了.
男人拉著一個女人, 感覺上在逃亡. 但是只有視線追隨兩人的感覺, 亞蘭斯是由上空俯視.
黑暗中看不見這兩人的長相.
他醒過來. 每一次作這個夢, 身體便感到疲乏. 彷彿夢中在逃亡的是他本人.
看到窗簾縫漸漸滲出微光, 亞蘭斯起床.

卡勒米亞大陸的冬季對南方的亞蘭斯而言是十分寒冷的, 慶幸他擁有很好的適應力.
在拜亞瑞的戰役暫時告一段落, 亞蘭斯到了休利由亞國的小鎮作短暫的休息. 雪積得很厚, 亞蘭斯披上很厚的披風. 即使有西方人的長相, 但仍然明顯地不一樣. 在卡勒米亞表現出南方濃厚的蠻族味, 高大的亞蘭斯十分引人注目. 他在交易所替換了少量這個國家通用的貨幣, 便往酒館小酌一杯.
在酒館找了個空位子坐, 他想著卓斯坦的事情, 擁有了家庭後, 卓斯坦變得溫和了. 莫姬娜也有了小孩, 那是屬於他們的家族.
雖然亞蘭斯對自己的身世不感到重要, 但從他意識到自己和父親, 莫姬娜的不同, 心裡頭便好像有一粿大石. 從很久以前他詢問了自己很多問題, 但解答的方法只能付諸於行動上, 他得自己尋找自己的家族.
待同伴也到了酒館, 兩人聊著尋人的話題.
[要找人的話, 委託冒險者公會可能比較容易吧?]
[委託嗎?]
來自雙子大陸艾比亞拉的奇魯, 個子比亞蘭斯小一點, 擁有一張粗厚拗黑的面容. 是亞蘭斯在卡勒米亞經常遇到的人. 也不知道是甚麼機緣, 兩人常出現在同一個傭兵團. 在卓斯坦受傷回麥希後, 往酒館閑聊便少了卓斯坦在時的樂趣.
奇魯比卓斯坦更早成為傭兵, 長年遊走卡勒米亞. 認識的人也不少. 也因此知道了很多管道.
[現在送信也很麻煩, 可行嗎?] 亞蘭斯問.
[冒險者有他們的一套方法…也比漫無目的地搜尋好吧.] 奇魯把錢放在酒桌上, 兩人離開酒館到冒險者公會去.

休利由亞邊境的公會感覺很清淡, 亞蘭斯是第一次進入冒險者公會. 一看到兩人, 公會管理人露出不快的表情. 因兩人很明顯是傭兵的關係.
[有何貴幹?] 管理人無禮的問.
[來下委託的.] 奇魯說. [有關尋人的告示.]
[委託? 沒有, 已經不行了.] 管理人搖頭. [已經近兩個月沒有冒險者來訪.]
[只要打探情報就好.] 亞蘭斯說. [需要多少時間也沒問題的.]
管理人沈默一下, 拿出紙筆打算敷洐了事.
[內容?]
[尋找約18年前和麥希人私奔到南方, 棕髮碧眼的女人.]
管理人瞄了亞蘭斯一眼, 然後快速把內容記下.
[委託人名字?]
[亞蘭斯.]
[沒有姓氏嗎? 哦…對. 南方沒有這玩意. 支付多少金額?]
亞蘭斯看了看奇魯, 他笑著張開手掌比出”15”的意思.
[1500特卡.] 在卡勒米亞西北方, 亞蘭斯還是習慣地用了東部地區的幣值.
[2550亞尼…(1特卡=1.7亞尼)] 管理人心算寫下. [簽上名字, 目前沒辦法送信通知, 下星期再來吧.]

夢…
[呀…呀嗄!!]
身後的婦人發出悲嗚, 男人停下來. 看到她屈身跪在地上, 雙足濕透.
[振作一點…] 男子一把將她抱起, 羊膜破了, 她快要生產.
他在密林中快速前行, 在漆黑的環境中卻行動自如. 聽到遠處的狗吠聲, 懷中的女人不自覺地哭出來.
在一棵大樹下, 他把她放下來.
知道她一直忍受住陣痛的呻吟, 他親吻一下她的額, 然後輕聲對她說話.
只見女人淚流滿面, 他吻她的唇, 然後往反方向跑.
亞蘭斯感到視點上升了, 他看到自己正在撥動的翅膀.
[亞蘭…亞蘭…!!]

一星期到了, 亞蘭斯獨自前往冒險者公會. 管理人一看到他, 便把大陸中央國家沙爾沙洛一帶的地圖拿出來. 在偏西的地方指了一個叫卡朗的小鎮.
[建議你先去去這地方, 也許那裡的負責人可以幫上你的忙.]
在酒館向奇魯和傭兵團的人支會一下, 亞蘭斯便出發了. 對於目前的消息, 雖然他抱有一種期待, 他還是把這心態抑壓下來.
旅途中他到了一個旅館下塌, 他躺在床上卻不太想睡覺, 只會作很多的夢. 1年前開始他經常作同樣的夢, 就算吃藥也沒用. 最近明顯地增加了, 而且比以前更加鮮明.
大鳥的叫聲令亞蘭斯打斷了思路, 他看到窗外的樹上有一頭鷹, 目不轉睛地看著他. 打開窗的同時, 隼鷹飛走了.

[尋找私奔的女人的人是你嗎?]
在亞蘭斯一踏足進公會, 裡面的管理人認出來了. 亞蘭斯點一下頭. 管理人向他笑, 和之前的不一樣, 這管理人給人親切隨和的感覺.
[有甚麼消息?] 亞蘭斯問.
[我先問一句, 你是她的兒子嗎?]
這問題引起亞蘭斯的疑惑, 他還是承認了.
管理人拿出一份文件, 有點泛黃的紙上表示了相當的時間. 亞蘭斯拿起來看, 嘗試辨認信上的草書. 信並非用卡勒米亞的氾用語所寫, 可是在其中一些單詞仍可辨出重要的訊息.
[這是冒險內容的委託, 還有後面的是契約.] 管理人說. [是用本地語寫的, 內容是找出被綁架的女性和搜捕主犯的麥希男子. ]
亞蘭斯看看日期, 333年11月7日, 是19年前的委託. 委託人是愛德華.迪卡朗. 要求找出的女子名叫史蒂安.迪卡朗. 而那個麥希人…

亞蘭…

他倒抽了一口氣, 除了因為名字的相近, 對這個名字也感到熟悉.
[這委託可是當時的重賞, 吸引了不少冒險者.] 管理人從後方拉出一張椅子, 要求亞蘭斯坐下. [我也是其中之一.]
亞蘭斯直視他, 可是對方迴避他的眼神. 管理人把當時的情況慢慢說出來.

賞金實在太吸引了, 也成了一種競爭. 南方原始的麥希尋找一個卡勒米亞的女人並非難事. 只是當時猖獗的奴隸制度成了一種障礙. 南方人對卡勒米亞的冒險者並不信任, 我們只能先得到麥希人的信任.
其中的過程中, 我們和一個麥希的冒險者合作. 花了16個月的時間, 在大陸南部一個小部落找到了消息.
可是我們也知道這並非綁架, 只是當時被金錢矇閉了心智. 仍派出了獵犬追趕逃至密林中的兩人.
同伴卻失手殺死了那個麥希人, 我們從屍體上拿走了首飾作為証明.
然後我們找到了史蒂安. 倚著樹幹, 下體的出血表示她曾產子. 也有馬車和處理過的痕跡.
即使滿臉淚痕, 但她己不再哭泣. 蒼白無表情的臉上, 那碧色的眼睛冰冷地看著我們.
我們把她帶回卡勒米亞, 領取了那份賞金.

[可是也成為我今後背負的罪惡感.]
亞蘭斯沒有作聲, 雖然沒有表情, 緊握的拳頭卻表現了他內心的激動.
[她現在…在哪裡?]
管理人搖搖頭. [我也不知道. 可是在這個鎮的高地有一所荒廢的大洋房, 是迪卡朗家族, 也是你母親的舊居.]

從遠處看到了古舊的大屋, 走過雜草叢生的牧場, 亞蘭斯看著大門, 慢慢把它打開.
裡面的家具蓋上一件件的白布, 積上厚厚的灰塵. 他拉開了窗簾讓陽光透射這密封多年的房子.
在大廳的正中央, 他扯下了掛在壁爐上的畫的遮蔽物. 正是一張描繪昔日住在這房子的家族的油畫.
四人穿著當時流行的衣裝, 淡黃色頭髮的男主人留有小鬍子, 抱著他的棕髮的妻子.
站在兩人身旁的少年和少女, 長有一頭棕色的頭髮. 而少女擁有和她父親一樣碧色的眼睛. 精緻的臉孔. 嬌小玲瓏的體型, 一頭直長的頭髮.
畫中的少女年約15, 空洞的眼神看著前方微笑.
他走出洋房, 一頭隼鷹在上空盤旋.
[如果我真的是鷹…希望可以在上空得知她的所在…]

[有一點眉目了?] 亞蘭斯回團後, 奇魯問. 他點點頭. 然後把事情的經過娓娓道來. 奇魯也知道現在的情況只能等候, 他很信任冒險者的情報網.

外面在下冬季的最後一場雪, 亞蘭斯看著受傷的傭兵團員, 他現在在沙蒂凡, 目前戰役暫告一段落. 身體的疲憊未散, 他靜待著休息. 營中的血, 煙草和烈酒的氣味他已習以為常, 只是常想起在行軍時經常可見的廢村景象, 令他覺得找到的機會更加渺茫. 把卷好的煙草遞給躺著的同伴, 他吞了一口烈酒暖暖身子然後便離開營帳.
營外積了不少雪, 他坐在裝有資材的箱子上, 看到不遠處的枯樹上的一頭隼鷹.
雖然他認為是自己多心了. 但總覺得那頭鷹總是看著他.
再吞了一口酒, 看著充滿密雲, 下雪的天空.
[亞蘭斯!]
是奇魯, 前陣子他說會去沙爾沙洛一趟. 亞蘭斯在他拗黑的臉上看到興奮的神色. 他遞給亞蘭斯一封信.

By

前篇

亞蘭斯看起來和其他南方小孩很不一樣, 他的臉很像西方人, 頭髮和眼睛的顏色也是. 不論是父親還是大他6歲的姊姊, 亞蘭斯也不像他倆任何一人. (南方人多半黑髮黑瞳)
父親是個旅行的藥商, 亞蘭斯和姊姊莫姬娜也因此學會了卡勒米亞和麥希一帶的氾用語. 方便生意上的交易.
10歲生日的時候, 父親把亞蘭斯叫了過去, 告訴他應知道的事情.
他並不是父親的親兒子, 和莫姬娜也沒有血緣關係. 雖然一直以來把他當親兒子般的養育. 日子長了, 隨著亞蘭斯的成長, 相對也疑惑自己的長相和體色. 父親也知道是時候, 告訴他自己所知道的亞蘭斯的事情.
莫姬娜6歲的時候, 她的母親因為難產而和嬰孩同時去世. 正當兩人沈溺在打擊及悲痛時, 莫姬娜發現了亞蘭斯.
一個說著純正卡勒米亞大陸語言的婦人, 抱著剛出生的嬰孩在樹旁動彈不得而且痛哭著. 明顯地表現了無助及剛生產的脫力感. 藥商幫她處理了產後的胎盤及切割臍帶, 她看來不懂麥希的語言. 藥商只能說帶著濃厚南方口音的卡勒米亞語和她溝通. 婦人聽到卡勒米亞語, 放心而大哭出來. 好幾次因為她說得太快而聽不懂.
婦人看來是西方大陸的望族, 看孩子的體色, 大抵上知道甚麼回事. 她已經不能行動, 而且有人在追趕她. 而藥商則親自要求認養嬰兒, 這樣孩子便可以活下去. 婦人猶豫了一下便點頭了.
[這孩子的名字?]
[名…名字?] 婦人有點虛弱的說.
[對, 他的名字…這是現在的你唯一能給他的東西.]
[亞蘭…亞蘭斯…]
這孩子是上天給他的禮物, 父親是這樣子認為的.
亞蘭斯聽到自己的事情並不感到很吃驚, 10歲的他比一般孩子還老成. 雖然一直沒有表現出來, 父親和莫姬娜也知道他對自身的疑惑, 造成了他的早熟.
[你要找尋自己的生母嗎?]
亞蘭斯聽到, 只是搖搖頭. 父親知道亞蘭斯是在隱藏內心的衝動, 摸了摸他的頭便回去工作, 而莫姬娜知道對話的大概內容, 仍舊抓住自己的弟弟猛親作為生日賀禮.

父親在他16歲的時候與世長辭了, 莫姬娜決定定居於麥希西北部的小鎮, 開了一所藥品店. 為了還開店而借的錢, 姊姊建議亞蘭斯前去卡勒米亞大陸作為僱佣兵參與戰事賺錢. 感覺上很牽強, 但亞蘭斯知道姊姊的心意.
他自己也覺得該是時候了.
在姊姊的吻別(?)下, 亞蘭斯除了偶然3, 4個月回去一下, 大部份時間都在卡勒米亞大陸渡過. 卡勒米亞大陸長期的戰亂令亞蘭斯藉此四處奔波, 他結識了卓斯坦, 比他大5歲的一個強壯的南方戰士, 亞蘭斯的質素很好, 卓斯坦也教了他不少. 而在他和亞蘭斯回鄉的時候, 見過了莫姬娜後更加明顯地熱衷教導亞蘭斯. 知道他的意圖, 亞蘭斯笑著的接受了. 因為莫姬娜也很喜歡他.

17歲的夏天再回到莫姬娜的店, 卓斯坦也帶了一些給姊姊的禮物.
[亞蘭斯? 臉怎麼受傷了?] 她知道自己的弟弟很強, 傷在這麼明顯的地方令她感到好奇.
亞蘭斯依然的沈默, 而卓斯坦則笑得很咋.
[亞蘭斯他呀~這傢伙很了不起哦, 已經是個男人了~(?)到這裡來前, 在艾喀恩的奴隸市場被一個女孩子打傷的~]
[男人? 奴隸? 女孩子?] 莫姬娜不相信自己的弟弟會對女孩子動粗.
[嗯, 一個鮮紅頭髮的女孩子, 15歲左右吧? 還長得滿漂亮的呢!] 卓斯坦咯咯的笑.
[姊姊都沒教你這麼壞的事情…亞蘭斯不可以強迫女孩子啦!] 莫姬娜緊握拳頭. 卓斯坦一下子爆笑出來. 亞蘭斯瞪了一下卓斯坦, 一陣莫名的寒氣上身, 卓斯坦立即招供了.

亞蘭斯經過奴隸市場時看到有人在動粗, 一般狀況下他才不會理. 但3個壯漢對一個女孩子動粗則另當別論.
映入眼簾的鮮紅, 令亞蘭斯一瞬間以為是血.
[這是甚麼紋身!? 賣不出去了!]
[還以為抓到了稀有的髮色!] 壯漢扯開少女的衣服, 左上半身的紋身表露無遺.
不可思議地, 少女好像毫不恐懼, 憤怒地直視眼前的男人. 雖然跟看過的很不一樣, 但亞蘭斯對少女身上的紋身感到熟悉.
[賣不出去的貨! 要把她殺了嗎?] 他拉扯少女的頭髮, 並沒有發出悲嗚. 少女可能是啞巴.
[她, 我要了.] 看不過眼前的暴力, 亞蘭斯拿出剛領回不久的薪酬, 然後把少女帶走.
紅髮的少女嘗試掙脫, 但身上的瘀傷和疲憊令她站不穩. 亞蘭斯盡量扶起她步行.
[拆信刀呢?] 壯漢收到了錢, 找了找桌上的東西.
[不知道, 掉了吧.]

回到了旅館, 少女的精神很不好. 有輕微的發燒. 卓斯坦看到亞蘭斯帶回來的少女, 笑得不懷好意.
[沒想到你有這種嗜好…] 他站起來, 走到門外. [小心我告訴莫姬娜哦~]
[你去哪?]
[交易所.] 搖了搖手, 意思叫他自己好好享受.
把少女扶到床上, 她直瞪亞蘭斯, 警戒著.
[我不會傷害你的.] 他說著南方麥希的語言, 雖然頭髮的顏色特殊, 少女明顯是個南方人. 他打量一下少女. 看來聽不懂他的話.
輕微的發燒, 呼吸略微急促, 聲帶好像給封死一樣沒有任何聲音. 亞蘭斯想了想, 找了找行囊.
[把這個喝下去, 你會感覺好一點.] 他拿出了藥, 每次回去莫姬娜都會給他很好的藥.
亞蘭斯走過去, 但少女立即露出可怕的表情, 退到床角去, 不容他靠近.
她聽不懂的話, 那真的沒辦法了. 但她不把藥喝下去, 對她很不好.
亞蘭斯拿藥按著床沿靠近她, 眼前飛快地閃過一道銀光, 他本能地閃開了. 少女立即走下床. 亞蘭斯抓住她搶走拆信刀, 然後把她按在牆壁角落.
把藥含住, 灌她喝. 雖然不是很高明, 但實在沒辦法了.
感覺到她把藥喝下去, 少女咳嗽起來. 發現自己恢復了聲音. 亞蘭斯擦拭了臉頰上的血, 就差一點點幾乎傷及左眼.找到了傷藥, 但臉上的傷比想像中深, 擦了一點便用布按著止血. 他慢慢地感到臉上的痛楚.
把傷藥放在少女的面前, 指了指她身上的瘀傷, 看來她看懂亞蘭斯的意思.
[…Am lafeiha?] (翻譯: 你在幫助我嗎?)
[我聽不懂你說的話.]
少女拿著傷藥, 仍然警戒著打量亞蘭斯. 她好像看到了點東西, 立即走上前拉著亞蘭斯的手. 沾血的布掉在地上,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令他很吃驚. 少女觸摸他左手的紋身.
[Am Fetsuasa!? Duo Fetsuasa ta!!] 少女露出放心的表情. [Fetsuasa Di Muzeua!]
(你是戰士!? 是戰士吧!! 巫師的戰士!)
[我聽不懂…]
[Mie Muzeua!](我是巫師!) 少女抽起衣服的短袖子, 露出左身上方的紋身.
可能是身上有相似的紋身, 令少女放鬆了不少. 雖然意味不明, 這樣一來亞蘭斯也感到比較好處理. 他拿出了替換的衣服和浴巾, 交給少女再向旅館的店員說了話. 身上有傷的話不乾淨一點很容易令傷口化膿, 少女知道亞蘭斯的意思, 便隨著店主前往浴室.
聽她的口音, 估計是更南方的少數民族, 但不知道語言的出處, 他也無法估計少女的故鄉位置. 魯莽買下來的少女, 要把她交給莫姬娜嗎?
亞蘭斯一直思量著, 她洗了好久的澡, 大概是傷口泡在熱水中很不好受吧. 臉頰的傷在刺痛, 他再擦了一點藥.
她走回房間, 衣服很大的關係, 她只穿著上衣, 剛毅的臉和紋身在潔淨過後更加明顯. 由始至終亞蘭斯感到好奇的, 就是少女沒有表露一絲恐懼或害怕的神情, 而且在她身上還感覺到一份狂野的特性.
[Quboisue diwoia mie.] (這藥弄得我好痛.)她把傷藥還給亞蘭斯.
[不客氣.] 他才不知道少女說甚麼.
卓斯坦回來了, 看到少女穿著那身衣服的德性笑了出來.[乾乾淨淨的看起來還真棒.]
亞蘭斯看了看他, 拿著一包包的東西. 其中猜到是給莫姬娜的禮物.
[這紋身在哪裡看過呢?] 卓斯坦不其然想了想.
[你知道嗎?]
[想不起來.]
[我也是. 她說著我不懂的語言. 多半是麥希極南的少數民族.]
[話說回來, 你還真多事.]
[彼此彼此.] 亞蘭斯看到卓斯坦的東西有給少女的衣物.

晚上3人吃過東西, 卓斯坦聽了亞蘭斯說的經過, 決定去把錢搶回來.
[那些錢是給莫姬娜的, 再說, 那些人不是說她賣不出去嗎?]
卓斯坦說的話, 一向好像很有道理, 應該說胡扯的成份很高. 反正亞蘭斯一向對販賣人口很反感, 也算是給那些人教訓教訓吧.
[Mie holock Di Swa mia Layueste!](我要把我的劍搶回來!)
[她看來很想跟過去呀.] 卓斯坦看著少女憤怒的表情判斷.
[不行.] 一個女孩子只會是負累.
亞蘭斯給少女喝有睡眠作用的退燒藥, 睡前, 少女把手放在亞蘭斯的額上細說不明的語言. 待她入睡兩人便出發了.
走過黑暗的小巷, 晚上的燈火微弱. 四處都充斥著犯罪的氣息. 擁有奴隸市場的艾喀恩都市, 治安方面也出奇地差. 找到發現少女的牢房, 看到上方有亮起燈火的住戶, 卓斯坦二話不說便上前把門踢開. 裡面在賭博的人給吃了一驚, 亞蘭斯點了點頭, 和上午遇到的是同一班人.
[你們來幹嘛!?]
[來討債的.] 卓斯坦拔出了劍.
[你是早上買那女孩的人!] 其中一人認出亞蘭斯.
[你說那女孩…] 亞蘭斯也拿出了武器. [不值錢…]
[所以我們來把錢要回去了. 怎樣? 要流血還是乖乖把錢交出來?]
一群人正準備好起爭執, 房子上方感覺奇怪的壓力. 一聲巨響, 天花板莫名其妙地削去了. 石屎掉下來, 上方露出漆黑而略帶星光的天空. 各人吃驚地看著.
在半空中懸浮的人影, 腳踏在房子的支柱上, 然後跳下在亞蘭斯和販子的中央.
是那紅髮的少女. 長髮在黑夜中飄逸反而顯得詭異, 她細細唸頌不明的語言, 附近開始聚集狂亂的氣流, 表情明顯已表示她生氣到了極點.
[她不是睡了嗎?]
[不知道…] 藥應該很有效, 亞蘭斯很清楚藥的特性, 也已確定少女把藥吞下.
氣流隨著她的唱頌, 快速地在雙手聚集. 一聲在空氣摩擦的聲音, 少女的四周一下子充斥著數十個火球. 把手揮到前方, 火球立即往販子們的方向飛過去.
即時反應過來, 迴避了火熱的一擊. 火球打落在牆上而化解掉. 正當販子們想逃的時候, 雙手雙腳瞬間被木屑釘死在牆上, 販子們在慘叫. 亞蘭斯和卓斯坦則被眼前突如其來的景象嚇了一跳.少女並沒有停止攻擊的打算, 一幅饒不了他們的表情.
好像鬼神一樣…
再投出了火球, 販子們慘痛地大叫. 少女不停唸頌神秘的咒文. 突然被摀住了口. 魔法被中斷而消散了.
[適可而止.] 亞蘭斯一隻手抓住少女操控火球的手, 另一隻摀住她的口.
卓斯坦走上前, 販子們在微弱地求饒. 他抓住其中一個的頭髮.
[這姑娘在哪抓來的?]
[麥希…靈峰…]
[竟敢侵犯諸神的山脈.] 卓斯坦找到了錢, 丟給亞蘭斯. 牆上的釘子也消失了, 販子一個個倒下來. 手掌, 手腕和雙腳都在淌血.
[Mia Layueste! Am Di Mia Layueste!?](我的劍! 我的劍在哪!?)少女爭脫亞蘭斯的手, 扯起其中一個販子.
[這是甚麼?] 卓斯坦在抽屜中找到一把外型奇特的石造雕刻, 少女立即站起來, 一腳重重踢向販子的臉, 然後搶走卓斯坦手上的東西.
她雙手緊擁石造物, 一下子露出放心的表情倒在地上.
[她怎麼啦?] 卓斯坦抱起少女, 安穩的表情和剛才的行為判若兩人.
[藥效的關係, 睡著了.]

[我想起來了, 這紋身是巫師之印. 據說只有能和精靈交流的人才會授予.] 卓斯坦看了看亞蘭斯背著的少女. [我小時侯見過, 但這麼大的紋身還是第一次見.]
[我也聽說過, 巫師並不是只有魔力便能當.] 但這麼小的女孩也是巫師實在令人疑惑.
[她怎麼找到我們的?] 這一點令兩人猜不透.
次日早上, 亞蘭斯把少女帶往碼頭. 形狀奇特的石雕已用布包裹. 亞蘭斯問了水手航線, 通往麥希極南部的船正要開出, 前往接近靈峰的港口.
向船主說明後, 亞蘭斯把錢交給少女, 指了指上貨中的商船.
[乘那船, 你便可以回家去.]
少女看著商船, 再直視亞蘭斯.
[Duo Lahazuefi…](謝謝…)

[那, 就這樣, 這次帶回來的錢便少了嗎?]
[對不起.] 對莫姬娜感到抱歉, 亞蘭斯只好道歉.
莫姬娜抓住亞蘭斯的頭, 用力地吻在他的唇上. [不愧是我弟弟!]
卓斯坦很不爽地看著.
[卓斯坦也來一個~] 莫姬娜抓住他親了一下.
[對了, 姊姊.] 亞蘭斯把左手放在桌上. [我這紋身哪來的?]
[你忘了嗎? 在你5歲的時候一個旅行的老巫師幫你刻上去的.]
[身上有紋身的巫師嗎?] 卓斯坦感到好奇, 他的戰士紋身不是巫師授印, 而是族長給的.
[對, 亞蘭斯的紋身好像是他靈魂的特性, 是鷹的意思.] 莫姬娜想了想. [爸爸也是看到紋身後, 才決定給亞蘭斯狩獵的訓練.]
亞蘭斯看著左手手背的紋身, 想起少女放心的表情. 即使面對陌生人, 仍抱持安心的態度.
那少女吃藥後在睡前說的話, 亞蘭斯依然記得那份感覺, 那一瞬間的寧謐.
南方的赤色巫師少女, 在那時候加諸在他身上的魔法仍然不明.

[Lo Mia SaHain…Gu Ta Duo Eecotueia…]
讓我的心…隨你的眼神奔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