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夢工房

Original works of Dreamscreator Shuen

By

簡易髮筆製作

最近感到有點迷失, 畫圖也不太集中. 總是有些奇怪的搞作…
有好幾年沒剪頭髮, 都長及腰了. 但維持不了甚麼髮型, 不想花錢出去剪啊…
突然想到畫漆畫的時候用過以下這種人髮做的排筆:

Jpeg

這個用到殘了, 算是最便宜的. 貴的那些頭髮好像要入木5CM以上.

看著自己一頭秀髮, 捲的不敢剪短…可是未經漂染, 可以玩玩看.

材料:
自己的頭髮
街些撿來的枯竹
繩子
白膠
美工刀

Jpeg

自己剪吧, 先剪個15CM.

 

Jpeg

小鳥跑來幫忙把頭髮對摺用繩子扎好. 其實髮尖向下是最好的, 不過本身的髮質也不太好, 就隨便實驗看看吧.

 

Jpeg

把竹子十字型劏開再把髮束塞進去

 

Jpeg

竹身捆上繩子, 看看這髮真是捲的沒救了啦…

 

Jpeg

泡個水把分叉脆弱的頭髮去掉.

 

Jpeg

修一修前端, 塗滿白膠固定形狀

 

Jpeg

吹乾

 

Jpeg

用美工刀修一下. 泡個水把膠洗掉就可以用了!

 

Jpeg

不是直髮果然不太行啊! XD

By

射魃

20150911_Yebat
好好好好久沒畫成年男子了啊…畫隻設定中的人物
鉛筆起了個稿後丟到EXPRESII畫的, 細部不太好操控, 大面積的線條畫得很爽.

有朋友問他叫甚麼, 字寫得醜不好意思. 射魃, 讀作”夜拔”
看久了有點像丐幫(←喂)

最近都在自學國畫, 網站都荒廢了(爆) 會努力生點東西出來.

By

畫圖真的很治愈傷痛

武與窮奇
最近教早上的暑期畫班, 每天教完課給母親上香後, 回到家坐在沙發上, 狗兒和鳥兒興奮的跑過來, 但感到生活中已經少了個聲音, 不由得悲從中來. 加上不習慣買菜煮食而停筆了好一陣子.
家人很擔心我, 畢竟我一向長時間宅在家, 與母親的互動也比較多, 待在家中難免會不斷勾起母親的身影.
這段日子總是在哭, 眼淚多得自己也覺得受不了.
直到習慣了新生活的步調, 廚藝也提升了, 多少能掌握處理各種家務的時間才能畫圖.
畫圖的時候能夠高度集中精神, 雖然動物們會跑來打擾, 但家中不會過於安靜對我來說也是好的.
總之, 我很好, 明顯的感到自已己經振作起來.

之前在想古代中國背景類的故事, 一直很想嘗試國畫. 這幾天用廉價的宣紙畫了好些動物, 稍微緞練了毛筆的用法掌握了點手感, 購入的手工麻紙總算可以拿出來用用.
這次畫小武, 用的是山東古法手工桑皮紙. 因手工製作厚度不均而出現破洞, 粗纖維, 斑駁多, 其實比較適合畫寫意小品.
不過很想在這種質料的紙上作業, 這張比A3略小, 畫這類型的圖還是再大張的紙比較好. 只是手工紙選擇不多.
我還不習慣宣紙水份的控制, 國畫最令我卻步的就是畫錯了無法更正, 這次過份滲化而失敗的地方都PS解決了ORZ
很想完全無修正畫好, 還要多多修練啊.

今後也要繼續好好生活和畫圖.

By

領魂

領魂
銅鑼瑯璫作響, 纏火的鐵棒打破了瓦片, 兄長跟隨喃嘸師傅, 繞著火盤走了一圈又一圈.
眼看我們都披上了粗麻, 那片麻布跟我用來做漆器底胎的料子完全一樣.
母親躺在旁邊的房間, 冰冷, 寧靜, 安詳.
看到她, 心裡卻是意外的平穩.

還記得你去世前一天, 我們四兄弟姊妹確定可以取得標靶藥後, 在你面前疊上彼此的手.
那時的你看起來多高興, 想想我們也從未如此團結過.
次日一切卻都顫覆了, 呼吸機發出吵耳的吹風聲, 毫不留情地撐著你已衰竭的肺.
心跳已到每分鐘150, 胸口隨著呼吸激烈地起伏. 沒人知道你還能支持多久.
不要急救, 不要插喉. 長年服務老人的你很清楚強行延命的痛苦.
眼看嗎啡沒有作用, 我握著你的手, 無聲地哭. 祈求所有神佛, 若奇蹟不會出現, 那請不要讓你痛苦太久.
我們四個都在你身邊, 看著你經歷一段我們難以想像的痛苦.
當天下完雨, 雲間透出夕陽的一片橙紅色, 你走了.

你叮囑我們不要發呆, 過馬路要注意車子.
你問, 要不要請個鐘點幫忙處理家務.
你說, 把你安置在我們覺得方便的地方就好.
你叫我在你過世後不要哭傻了.

各人抱著一堆自責, 遺憾. 不知不覺快2個月, 總算慢慢適應沒有母親的生活.
每天走那十分鐘路, 踏上道觀的階梯. 到達你所在的地方.

我走進病房, 看到你很累, 我便說:
“媽, 不用回應我, 你聽我說就行了.”
你點點頭, 閉上眼睛.

我上香, 給花換了水, 說昨晚菜做得怎樣, 我們做了甚麼事, 狗兒和鳥兒又過得如何.
看著那張照片, 你笑得好美.
說了聲再見, 我便到學校教孩子畫畫.

By

真的愛你

母親
我一向不畫人像.

母親於5月7日死於小細胞肺癌. 癌症初期看不出徵兆, 短短的2星期, 卻突然如爆發的煙火般快速侵食我母親的身體. 當確診時已步入未期.
她臨終前要我替她畫一張, 我答應了會用上我最好的紙和畫具給她畫人像.
近日和兄姊妹們一同處理好母親的後事, 昨晚開始畫上了這一張.
一動起筆來, 心情激盪, 熱淚盈眶. 但不論怎樣, 也想在母親節完成.

她是個堅強, 誠懇, 閃亮的人. 我希望能夠畫出母親的色彩.

我們一向把你的存在想得太理所當然, 當想要珍惜的時侯, 卻已經抓不住你.
我們真的, 真的很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