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夢工房

Original works of Dreamscreator Shuen

By

第一章 記憶

雨連續下了四天, 當雨變小一點的時候, 少年少女們紛紛走到河邊. 在變得泥濘的地上挖出一些蚯蚓等昆蟲來釣魚. 水流有點急, 只要注意一點便不會有大問題.
她待在樹上看著一貫的風景. 只要有她所嚮往的靈峰, 眼前的景物對她來說永遠看不厭.
密林中, 不斷感受到動物和精靈們不安的訊息. 舒哈不知道牠們在慌張甚麼, 這令她從樹上跳下來. 因為此事感覺非同小可.
精靈們告訴她不要接近河流的區域, 她回到部落所在, 這天安圖和一些大人去了鄰近的部落, 而克蘭夫打獵去了, 餘下的大人不多. 有一些小孩們也隨比較大的孩子去了河川. 她叮嚀一些打算前往密林的大人看到克蘭夫便叫他回來.
往河川去的路上, 不少動物從前方擦身而過. 牠們的不安和慌張形影響了舒哈. 精靈在不斷作出警告. 可是她還是要向前行, 因為克蘭夫8歲的小女兒茗苗也到河川去了.
[喂! 你們!!] 她看到他們了, 一個個拿著釣具在河川嬉戲. [快些離開這裡!]
他們看到舒哈, 不是露出譏諷的笑容, 就是不理會.
[茗苗! 過來!] 其他人她可不理會, 只是克蘭夫的女兒可不想有任何不測. [有危險來了!]
只見她留意到舒哈, 想涉水跑過去的時候, 戴勒卻抓住她不讓她前進.
[不要來破壞我們這邊的好氣氛!] 他對舒哈大嚷.
[誰管你!? 放開她!!]
[嘿…] 他拿出在河床找到的漂亮滑石. [這個給你, 不要過去.]
小女孩笑著收下, 舒哈感到忿怒. 可是在她想破口大罵的同時, 精靈作出了最強烈的警告, 沒有人相信她, 她該如何是好?
感受到危機快速地迫近, 舒哈下意識使用集結空氣的術, 把戴勒重重地由河川打飛在後面的密林. 他慘叫了一聲, 其他人驚嚇地紛紛跑到他的所在.
上游傳來一聲巨響, 大量沙石隨水流衝過來, 可是茗苗還在河川範圍!
[茗苗!!]
來不及使用下一個術了. 她推開小女孩, 卻逃不過河水的衝擊.
少年少女們轉回頭, 看著這令人震驚的一刻.

堅硬的石頭重重打在她身上, 舒哈痛得想大叫, 可是只會喝下大量的水. 她看到自己在流血.
是血, 還是她的頭髮?
後頭受到重擊. 她昏過去了.

精靈說著遺忘已久的太古語, 有誰知道牠們的話語?

[身體很痛! 不要!!]
[忍耐一下, 很快沒事了…]
[不要! 媽媽! 我會痛!!] 她在吶喊著. [爸爸! 爸爸!!]

[…Gatyates?]
[?] 安圖留意到少女的夢話, 是精靈語.
舒哈身上的傷在安圖的巫力下已癒合. 可是畢竟失血太多, 加上曾經內傷, 她仍然在發高燒.
[HadYeesi…ze…]
他嘗試在自己所知下湊合成語句, 可是安圖的精靈語是在他成為巫師後才學習, 有很多單字他也不懂. 他想起第一次看到舒哈的時候, 只知道她一直說著精靈語言. 能夠明白的就只有她的名字.
[安圖?]
少女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考, 安圖摸了摸她一頭的紅髮.
[我沒死?]
安圖在大笑. [傻孩子, 精靈們可不會讓他們的寵兒就此死去的!]
[身體好痛…]
[發燒的影響, 很快便沒事了.]
[作了很痛的夢…] 她繼續說. [很多巨大的黑影把我抓住, 然後身體一直感到強烈的刺痛…]
[你傷得很重. 可是已經不要緊了.]
[不是的, 感覺上是很重要的疼痛.]
[?]
[茗苗呢?]
[她沒事, 倒是戴勒被你打斷了5筋肋骨.]
[嘿…他活該…] 舒哈露出滿足的微笑.
[是克蘭夫把你救出來的, 你做得很好, 除了你和那小伙子, 沒有其他人出事.]
安圖在為舒哈扇風, 她昏迷的這兩天, 雨已經停了. 上方是沒有一片雲的星空.
濕涼的空氣還有火燃燒木柴的氣味, 構成一種令人心安的寧靜, 現在是佳瓦的時間…

有誰知道, 神祇在低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