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夢工房

Original works of Dreamscreator Shuen

By

第二章 紋身

男子忍耐著疼痛, 出現苦悶的表情, 巫師在他的左手把針刺進皮膚裡.
舒哈在一旁看著, 她隨克蘭夫去附近的部落, 參觀戰士誕生的過程.
一名戰士逝去, 只要有人得到巫師的承認, 便可以成為繼任的戰士.
舒哈記得小時候, 安圖的戰士是和他差不多年紀的好朋友, 他也對舒哈很親切, 在他逝去後由他的兒子克蘭夫繼任.
特製的針付帶幼細的針管, 當針刺進去後巫師會把針頭向上屈起, 讓顏色塞住在皮下. 過程連看的人也感到痛楚, 加上需時也很長, 令人難以想像戰士忍受多大的痛苦.
她對眼前的景象感到恐懼, 但沒有迴避觀看紋身的過程, 她有種身同感受的感覺.
漸漸地, 一隻蜥蝪圖樣的紋身出現了. 在黃昏前紋身完成, 戰士出了一身的冷汗, 巫師向他作出訓話後, 便給他精靈的加護. 然後這部落開始慶祝. 而舒哈和克蘭夫則回到自己的部落.
[克蘭夫的紋身弄了多久?] 在歸途上, 舒哈好奇地問.
[安圖看不見的關係, 弄了相當長的時間.]
[很痛吧…]
[要是怕痛的話, 便沒資格成為巫師的戰士. 我可以說, 當時安圖每一針都下得很慢.]
[光是用聽的便令人受不了…] 舒哈打了個寒哆. 克蘭夫摸了摸她的頭, 看了一眼她的紋身便陷入沈思.
[在遙遠的部落, 紋身的圖樣有差別嗎?] 她只看過安圖和克蘭夫, 還有鄰近部落的紋身.
[這一帶並沒差多少, 只是再往北走的話, 會出現呈現幾何圖, 沒有靈魂本質意味的紋身. 通常那些紋身是部族的戰士, 由族長授予, 而不是巫師的戰士. 但也只是在大型的部族才看得到.]

舒哈不在, 安圖感到很清閑, 甚至安靜到出現耳鳴. 通常舒哈在的時候每天都向他吵鬧一下, 不是嚷著靈峰的問題, 就是一起喝酒. 所以在天完全入黑前看到他們回來, 安圖是很高興的. 畢竟他替克蘭夫紋身時用了3天的時間.
[安圖的紋身會痛嗎?]
[你要我說出靈峰的秘密?] 安圖大笑出來, 舒哈出現不悅的表情.
[巫師的紋身過程有別於戰士,] 他決定透露一點和靈峰無關的事. [你將來便會知道了.]
[我還會有知道的一天?] 舒哈看著自己的紋身, 心裡想.
[有沒有想起甚麼事情?] 看到舒哈的舉動, 安圖問.
她喝了口酒, 略微點頭.
[我的紋身是別人弄上去的, 身體記得那種強烈的痛楚.]
[嗯? 然後呢?]
[紋身好像是紀錄重要的事情, 可是我不記得了.]
[好孩子, 總有一天可以想起來的…]
[還有!] 她喝光手中的酒繼續說. [今天看別人紋身太痛苦了, 所以我現在要喝更多的酒!]
[荒謬!] 克蘭夫生氣地說, 安圖則在大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