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夢工房

Original works of Dreamscreator Shuen

By

第四章 起始

安圖說的話, 到目前為止她仍沒有真實感.
她可以到靈峰去了?
婦女們在協助舒哈穿上裝束, 雙手雙腳戴上由銅製成的環, 花巧的頭帶插著顏色鮮艷的大鳥羽毛.令舒哈鮮紅的頭髮更加奪目. 上身赤裸, 左半身的花紋表露無遺. 舒哈由帳篷中走出來, 紋身招來了不少目光, 她內心感到複雜, 畢竟一直以來她不想別人看到她的身體.
當她看到戴勒, 便瞧他的方向吐舌頭, 這一舉可令他氣壞了. 沒想到舒哈反而可以去巡禮, 他相當後悔自己說出的一番話, 現在感到丟臉的反而是他.
舒哈走到安圖面前, 年老的巫師亦穿上他的裝束, 付帶羽毛飾物的手杖支撐他的身體.
[要成為巫師的話, 必須認為這紋身是你的驕傲.]
舒哈聽到, 便放下自己對紋身的故忌. 抬頭挺胸, 看起來威武而且自然.
[那東西你也要帶去嗎…]
[是的.] 舒哈手拿著蛇柄劍.
安圖沈默一下, 然後指著河流的方向. 眾人順勢看.
[沿河走三天, 會到達靈峰山腳.] 聽到安圖的話, 舒哈開始感到緊張. [到達後, 你會接受考驗. 你將踏入思考的迷宮…不論你是否找到答案, 你必須到達瓦齊雅.]
[瓦齊雅?]
安圖沒有作聲, 他不會透露再多的事情. 作了個手勢, 克蘭夫便把一個小盒子拿出來. 他看著舒哈, 臉上帶著擔憂的表情.
打開盒子, 裡面有一瓶手心大小, 桔紅色的液體. 安圖打開瓶塞, 示意舒哈喝下去.
少女喝下, 味道有點苦, 再加入一些水果般的鮮甜. 她不知道這東西是甚麼, 正想問的時候, 卻發現自己已發不出任何聲音.
[…!?] 喉間沒有聲帶震動的感覺.
[巡禮禁止使用精靈術, 單方面不能和精靈作出交流. 你被禁止作聲, 只能沈默地體驗.]
安圖用手枚輕叩地面.
[走吧, 巡禮開始了.]

剛開始舒哈仍會感到緊張, 後來隨時間過去, 她開始平伏內心的興奮. 至少三天的時間, 她不能和精靈聊天, 可是她知道精靈仍會在她的身邊幫助她的, 她相信這長久以來的朋友.
渴的時候便在河邊提水, 累的時候把腳放在涼水休息.
入黑後, 她在河邊的樹下渡過. 吃了一點乾糧. 不知道是藥還是天氣的關係, 她感到自己有點發燒. 濕涼的空氣現在反而令她不適. 她抓緊一點披風, 然後努力入睡.
現在她開始感到離開部落的不安.

[為什麼要讓她去?]
舒哈離開的晚上, 克蘭夫問安圖.
[我不想抹殺掉那孩子的可能性,] 安圖看著營火. [你看到那孩子不安的表情, 可是我感到她對自己, 對我, 對靈峰還有巫師之路的動搖. 長久以來因為她的年幼我才沒有批准, 可是這次不一樣.]
[可是她仍是個孩子…] 克蘭夫不安地說. [一個巫師至少過了23歲才舉行巡禮, 而她才不過15.]
[沒錯, 論人生經歷, 處世的態度她仍經驗不足, 這也是她一直欠缺的. 可是你也得想想, 那孩子一直承受了多大的壓力, 正如她紋身所背負的黑暗, 還有那與生俱來的強大巫力…而她的意志仍不足以支配它, 這是一直以來我禁止她使用術的理由. 若是我再拒絕, 我恐怕那份意志會被她所背負的力量吞噬.]
[舒哈…有多大的巫力?]
[她自己也不知道. 可是一個經驗老到的巫師, 便會用深不見底來形容…] 安圖停了一下, 然後繼續. [或許我的決定還是錯了, 舒哈仍不夠資格去作一個巫師. 可是我別無他法.]
[那到達靈峰會怎樣?]
他笑了笑, 沒有透露.
[幼鳥撥動多次的翅膀才能起飛, 小馬亦在跌撞中成長. 不用擔心, 精靈不會讓他們的寵兒有性命危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