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夢工房

Original works of Dreamscreator Shuen

By

第八章 戰士

[Nda k’dachwi ni llalokawen.]
少年把她帶到另一所建築物, 一名明顯是本地人的男子看到, 說著舒哈不明白的語言.
[Nanawaldomzik N’odokazi Mokina.] 黑髮的男子笑著說, 然後繞到他們的後方.
[Toni odosaan?]
[Sakwskigek.] 男子搖搖手便關門離去.
少年看著他離去, 然後把舒哈扶到床上. 她一動也不動, 只是狠狠地瞪著他看. 眼前的男子對她來說和那三人無異.
[o’da n’nadiali kia.] 他對她說, 或許他說的是這地方的語言, 但舒哈除了她部落使用的語言和精靈語外, 其他都不懂. 少年打量一下舒哈, 然後在桌子的背包中拿出一個瓶子.
[kadosmi, wligen ji wli kia.] 只見他開始接近, 舒哈嚇一跳, 立即退到床角.
他停下來, 猶豫了一下. 然後緩慢地沿床接近. 安靜得像隻看著獵物的野獸. 少女緊握懷中的小刀, 在他手按著床, 接近的瞬間, 舒哈立即揮了一刀.
刀鋒染血, 可是他也閃過去了. 只傷在臉頰上. 舒哈趁他還沒有反應過來時便立刻逃走, 她走下床卻被他緊抓住, 小刀已被他搶過去丟在一旁, 她感到恐懼, 意圖掙扎著. 可是少年用力把她按在牆角, 緊緊地固定她的頭. 感到他的呼吸, 在她意識到前, 嘴唇已被他的唇塞住.

好苦…

苦味在口中流動, 舒哈忍住不吞嚥, 可是在舌頭的刺激下她還是吞下去了. 少年立即放手, 舒哈則一直在咳嗽.
[聲…聲音…?!] 她試著作聲, 雖然還感到有些吃力, 但她的確回復語言的能力了.
她看著少年, 正在用布按著止血. 他在傷口塗上膏藥, 然後放在舒哈的面前, 再指了指她身上的傷.
[你是在幫助我嗎?]
[o’da n’wawaldomowen Gagwi gedidam.]
她小心拿起膏藥, 雖然看來不打算對她不利, 她還是警戒著. 在他換了件比較乾淨的布來按住傷口的時候, 舒哈看到他左手的紋身. 這令她激動起來, 跑上前抓住他的手看過清楚.
這令他感到吃驚. 舒哈觸摸他的紋身, 呈現隼鷹的形狀. 是天空神澤迪奧的使者之意, 而且靈魂本質的紋身則證明他是巫師的戰士.
[你是戰士?! 是戰士吧! 巫師的戰士!] 她感到興奮, 即使語言不通, 知道對方絕對不會加害她. 也令她大大地放下心來.
[o’da n’wawal…]
[我是巫師!] 她讓他看左臂的紋身, 她說謊了. 雖然對方不明白她的語言, 但把她認為是巫師也沒甚麼不對, 起碼現在要保證自己的安全.
只見他看了看, 然後找了找袋子. 拿出衣物和毛巾, 交給舒哈.
[?] 她感到疑惑. 少年走出門, 示意跟著他.

傷口泡在熱水中, 很不好受. 但舒哈總算放鬆下來.
她對於少年仍感到疑惑, 少年的體色絕對不是本地人, 可是又擁有戰士的紋身. 雖說舒哈一頭鮮紅的頭髮, 可是她的長相卻不會令人懷疑她的種族. 但少年明顯與她不同.
她擦拭身體, 可是傷口在發痛, 這令她不能忘記十天來受到粗暴的對待. 她心中充滿恨意, 決定在休息過後一定找出他們痛宰一頓, 要他們後悔防礙她舉行巡禮的下場. 還有…
最重要的, 是奪回那蛇柄劍.
她仔細地清潔傷口, 熱水中因為下了一些香草, 舒哈身上的異味才消失. 洗了頭髮, 再用冷水擦了把臉才清醒一點. 看到放置在一旁的膏藥, 塗在身上, 消毒的痛楚令她難受.
少年給她的衣服很大, 可是她原本的已經不能穿了. 她也將就穿下. 然後她回到房間, 少年抬起頭看著她.
看到他臉上的傷, 舒哈心想使用治癒術的話便可以為他治療. 畢竟這個傷是她弄上去的. 可是她沒有自信使用這個術, 安圖也禁止她把術用在人身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