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夢工房

Original works of Dreamscreator Shuen

By

第九章 奪還

在她交還傷藥不久, 黑髮的男子回來了. 而舒哈看到他手上也有一個紋身. 不同的是, 男子手上的紋身有別於少年和克蘭夫, 他手上的紋身沒有靈魂本質的意味, 看來就是克蘭夫曾經所說的部族戰士.
只見他倆一直打量她, 說著她不明白的話. 這令她有種納悶的感覺. 畢竟知道話題是有關自己的, 可是自己又聽不懂實在令人感到很不是味兒.
然後黑髮的戰士笑著交給她一包東西, 她打開來看, 是女性的衣物.

天開始黑了, 舒哈仍在發燒. 她現在說話已經不感到那麼吃力, 可是藥效仍在. 連日的經歷令她感到疲憊, 可是她並沒有睡意, 她想要奪回那蛇柄劍, 不把劍找回來, 相信她也不能安睡. 那劍對她來說實在太重要了.
她坐在窗檯打量這個鎮, 對她來說, 建築物像迷宮般縱橫交錯, 她知道要找出那三人並沒有那麼簡單. 她得想個法子.
沒多久, 黑髮的戰士帶來了吃的, 三人便在房間的桌子用餐. 舒哈在這十天來終於吃了像樣的東西, 多少補充了體力. 兩個戰士在聊天時不時看了看舒哈, 她猜是在說發現她的經過.
[我要把我的劍搶回來!] 一想到蛇柄劍仍在他人之手, 她便表現得很激動.
黑髮的戰士露出狡黠的表情在說話, 舒哈聽不懂, 而少年只是簡單地回了話. 她不知道兩人是不是打算找回那三個異邦人, 目前的狀況她作了個決定. 她必須利用這兩人, 至少要他們帶她走過這迷宮般的地方.
少年把手靠在她的額, 知道她仍發燒. 便拿了水和藥粉給她服用.
過了一陣子, 她感到睏意. 她才知道少年給她吃的是有睡眠作用的藥, 這令她焦急起來. 她已經有一種隨時倒下的感覺. 他把她扶到床上, 舒哈把雙手放置在他的額前, 她決定冒險使用一個術, 口中低喃著精靈語.
[讓我的心…隨你的眼神奔馳…]
閉上眼睛的下一秒, 舒哈看到自己的睡臉. 這個術使用得比她想像中還要成功, 她已連繫上少年的眼睛. 他確認舒哈已經沈睡便和黑髮的戰士出發.
兩人熟悉地行走在光火微弱的街道, 舒哈努力記住少年所看到的東西, 也嘗試找出那三人. 只見兩人停在一個建築物前, 簡單地聊了些話, 然後黑髮的戰士粗魯地踢門而入.
然後她看到了, 那三張可恨的臉孔.

找到了!

她立即醒過來, 憤怒令她壓抑所有的睡意, 她打開窗, 使用風的術.

只消一刻, 她找到那被踢破門的房子. 用術把房子的屋頂轟掉, 不管是不是用了太多的巫力, 她看到那三人, 心已被憤怒支配.
[我要給你們好看!!]
少年和黑髮的戰士吃驚地看著, 她跳落在三人面前, 低喃著精靈的語言.
召來的火球往那三人打過去, 只是他們及時閃開. 舒哈用木的術把木針狠狠地打在逃走的三人的手腳上, 他們發出連聲的咒罵和慘叫, 想起十天來非人的對待, 眼前的報復對她來說仍不夠. 她再唱了火的術, 這次正正地打中了.
可以說, 他們對她的所作所為已足夠叫她殺了他們.
在舒哈唱頌下一個術的時候, 口突然被人摀住, 手碗也被抓緊.
[!]
[Kwaskuai.] 是那棕髮的少年. 舒哈喘息著, 想到快把這三人給打死, 差點忘記要問出蛇柄劍的所在. 要是已在他人之手, 也得靠這三個混蛋才有線索.
[d’où venez elle?] 黑髮的戰士抓住其中一人的頭髮.
[MiHe…SpemkiAden…] 那男人虛弱地回答.
[oser faire qch attaquer montagne de Dieu…] 戰士看起來很不屑地說, 他找了找抽屜, 然後把袋子丟給少年. 舒哈解開木釘的術, 掙脫少年的手抓起倒在地上的其中一人.
[我的劍! 我的劍在哪!?]
[Kagui?] 戰士在抽屜拿出一件東西, 她順勢看到了她的蛇柄劍.
狠狠地踢了地上的男人一腳, 她搶走戰士手中的蛇柄劍. 一下子感到安下心來.
餘下如暴風過後般的寧靜和感到莫名其妙的兩人, 少女就這樣倒在地上睡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