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夢工房

Original works of Dreamscreator Shuen

By

第二十一章 同伴

精靈說著遺忘已久的太古語, 有誰知道牠們的話語?
有誰知道. 神祇在低喃?
始創之神自無中誕生, 成為混沌.
混沌並非無自身之意志, 其非善, 亦非惡.
善惡如黑白般在混沌中化為極端, 七色從中誕生. 眾神在混沌中形成個體.
同時, 光闇誕生.
光從中流入, 與暗抗衡, 並存. 混沌重組, 世界構成形態.
萬物從中誕生, 神祇創造生命.
然而…
精靈說著遺忘已久的太古語, 有誰知道牠們的話語?
有誰知道. 神祇在低喃?
星屑之子民降誕, 享受生命, 感謝神祇.
那最初最古老之神, 卻默默無言…
看著在自身意志中誕生的所有, 靜靜地窺視自身的一切.
感受到其存在意志的子民們, 祭祀沈默的古神.
被遺忘的始創神, 乃謂諾汀之名.

她細細傾聽精靈的低語, 因這個紋身而喚起牠們的記憶. 久遠得叫牠們遺忘的過去.
那舒哈是從那裡來的?
龍知道她的事情? 可是並沒有告訴她.
…你必須自行尋找, 答案只在世界的一角!
她想起這番話, 令她相信祭祀諾汀的部族一定在世界的某個地方.
她的出現是為了讓精靈, 讓世界記起這個沈默的始創神.
看著蛇柄劍, 白晶質的蛇形雕塑栩栩如生. 舒哈感到這柄劍的存在, 如靈峰之龍般令人難以置信. 她知道這柄劍是尋找身世的關鍵.
聽到拍翅膀的聲音, 隼鷹回來了. 牠從上方直接丟了一包東西下來.
[不回去, 直接旅行? 你還真是亂來.] 牠有點受不了的說.
[嘿嘿~謝謝誇獎.] 她看了看行囊, 內裡有錢幣, 還有衣物等簡單的旅行用品. 她很感謝安圖.
[倒是沒想到你會打算這麼快去找他.] 牠張開翅膀在清理. [還是指定同伴.]
[他不是來找我? 來幫助我了嗎? 我知道他的迷茫, 所以讓他當我的同伴, 當我這個巫師的戰士, 算是個不錯的選擇吧?] 少女得意地笑著說.
[保證他不會拒絕?]
[他就是你嘛~渴望旅行, 無止境地探索, 與天空並存的存在…我相信他不會拒絕的.]
牠哼了一聲, 然後沈默. 其實心裡很感激紅髮的少女. 看著她用術起了個火, 然後便野營.
次日早上, 少女找了匹野馬, 在牠的同意下便騎上去. 森林的動物很樂意幫助精靈的寵兒. 不斷野營的三天, 隼鷹帶她到了北方港口的一個小鎮時已經入黑了. 舒哈經過酒館, 聞到酒的味道, 心頭一癢, 便跑了進去. 若說她很多誘惑都可以忍受, 唯一受不了的就是酒. 記得過去旅行時克蘭夫說過, 她可以獨當一面時才可以多喝, 現在她已經是一個巫師, 想到這點, 她便毫不客氣地點了很多酒. 她看到的, 沒有喝過的都要嚐一嚐. 眼前一桌子的酒, 少女臉上出現滿足的表情.
隼鷹沒有留意, 在牠注意到時舒哈已經不見了. 牠一來受不了這胡鬧的少女, 另一方面卻表現得很擔憂. 因為牠深知舒哈的外貌何其出眾, 就是她那一頭鮮紅的頭髮已十分引人注目. 加上她長得很漂亮, 卻沒有自覺. 還有這胡來的性格, 不知道這趟旅行會惹出甚麼禍來.
酒喝了一瓶又一瓶, 她打了個酒呷, 在酒精的影響下臉頰緋紅. 要說她已經喝得酩酊大醉卻又早了點. 旁人看到她如喝開水般的嗜酒感到驚嘆. 在少女進入酒館的時候已吸引各人的眼光, 畢竟一個漂亮的女孩子在這時間是不會出現在這種地方的.
酒館部分人已經在竊竊私語. 兩名男子站起來.
[嘿, 小姐.]
[我們不會虧待你的, 陪我們喝酒吧?]
她有點莫名其妙, 舒哈不知道過去的旅行是有克蘭夫在, 才不會讓人敢隨便接近她. 她看了看眼前的男人.
[不要.]
其中一人按住她的臂膀, 在她耳邊說. [別這麼冷淡, 你要喝多少我們都付得起, 只要…]
他繼續說下去, 舒哈生氣了, 唱出火燄的術, 突如其來的爆風把男人轟出酒館, 她跑上前, 重重地跳上他身上, 用力踩著他的肚子還有脖頸.
[剛才說甚麼? 說呀!] 她大聲嚷著, 可是這舉動卻不容許他作出任何辯解. 然後狠狠一腳送去他的臉, 再踩住他的嘴巴. 低喃風針術, 刻意把術下在他的眼前嚇唬一下. 這麼簡單, 眼前的男人便昏死了.
隼鷹在一旁看著, 來了沒有多久便出現騷亂, 果然如暴風般胡來的少女. 另一名男子抓住了她, 隼鷹正在考慮要不要干涉的時候, 看到下方的棕髮少年.
[手腕真細, 受不了這點力氣吧? 喝敬酒的話, 說不定我們會很愛惜你的~]
[…fi Gujest Mie…]
[甚麼?]
[我說”別碰我”…你這髒豬!]
少女明顯出現殺意, 這感覺和兩年前她被拐去時相同. 一看到這些男人她便感到厭惡, 雖然喝酒也是她變得激動的原因之一, 看來就算沒有喝, 她還是不會饒了他們.
力量和黑暗翻弄她內心的混沌, 她是非善亦非惡的諾汀巫師…

[放開她.]

這聲音打住她混沌的意志, 原本下一刻可能看到這個男人的屍體. 只見少年沒有多說話, 一柄小斧從她頭邊飛過, 擦破男人的耳朵, 正正釘在牆壁上. 男人立即放手, 舒哈還是沒有打算饒過他, 往他的命根子用力踢了一腳, 也叫他好受的了.
她轉個身, 看到那個幫助她完成朝聖的, 名叫亞蘭斯的少年.

克蘭夫踱來踱去, 他還是很擔心舒哈, 畢竟她一個人去旅行, 一定不會有好事發生. 看到安圖很休閒的在喝酒, 令他受不了.
[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你仍然可以如此安逸?!] 他激動的說. [那孩子一聲不響, 沒有回來便去了旅行, 不難想像有甚麼壞事會發生在她身上!]
只聽到安圖在大笑, 沒有絲毫反省的樣子, 更加令他生氣.
[她長得多麼漂亮你又不是不知道(雖然安圖看不見), 喜好喝酒的她要不是有我陪同, 才不會讓她出入酒館! 她的性格一向多麼暴亂, 多麼任性, 加上沒耐性而且缺乏冷靜! 我實在很擔心她獨自踏上旅行, 一定會招惹不少麻煩!]
[不用這麼擔心, 總會出現能容忍她的任性, 加上有耐性而且能冷靜地應付她的暴亂的人.]
聽到安圖跟他唱反調, 克蘭夫啞口無言, 他才不相信世界上會有人這麼心胸廣闊.
[還有相當的旅行經驗, 真是個優秀的同伴~] 安圖笑著再喝了一口酒.
[你怎麼說到好像已經出現一樣…] 克蘭夫受不了的說, 他嘆了口氣, 看到眼前的巫師對他笑笑再給了他一瓶酒, 若是安圖這樣說, 那至少舒哈目前是絕對平安的. 畢竟安圖是最接近舒哈的人. 他坐在安圖前面, 抬頭看著漆黑夜空中閃爍的光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