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夢工房

Original works of Dreamscreator Shuen

By

前篇

亞蘭斯看起來和其他南方小孩很不一樣, 他的臉很像西方人, 頭髮和眼睛的顏色也是. 不論是父親還是大他6歲的姊姊, 亞蘭斯也不像他倆任何一人. (南方人多半黑髮黑瞳)
父親是個旅行的藥商, 亞蘭斯和姊姊莫姬娜也因此學會了卡勒米亞和麥希一帶的氾用語. 方便生意上的交易.
10歲生日的時候, 父親把亞蘭斯叫了過去, 告訴他應知道的事情.
他並不是父親的親兒子, 和莫姬娜也沒有血緣關係. 雖然一直以來把他當親兒子般的養育. 日子長了, 隨著亞蘭斯的成長, 相對也疑惑自己的長相和體色. 父親也知道是時候, 告訴他自己所知道的亞蘭斯的事情.
莫姬娜6歲的時候, 她的母親因為難產而和嬰孩同時去世. 正當兩人沈溺在打擊及悲痛時, 莫姬娜發現了亞蘭斯.
一個說著純正卡勒米亞大陸語言的婦人, 抱著剛出生的嬰孩在樹旁動彈不得而且痛哭著. 明顯地表現了無助及剛生產的脫力感. 藥商幫她處理了產後的胎盤及切割臍帶, 她看來不懂麥希的語言. 藥商只能說帶著濃厚南方口音的卡勒米亞語和她溝通. 婦人聽到卡勒米亞語, 放心而大哭出來. 好幾次因為她說得太快而聽不懂.
婦人看來是西方大陸的望族, 看孩子的體色, 大抵上知道甚麼回事. 她已經不能行動, 而且有人在追趕她. 而藥商則親自要求認養嬰兒, 這樣孩子便可以活下去. 婦人猶豫了一下便點頭了.
[這孩子的名字?]
[名…名字?] 婦人有點虛弱的說.
[對, 他的名字…這是現在的你唯一能給他的東西.]
[亞蘭…亞蘭斯…]
這孩子是上天給他的禮物, 父親是這樣子認為的.
亞蘭斯聽到自己的事情並不感到很吃驚, 10歲的他比一般孩子還老成. 雖然一直沒有表現出來, 父親和莫姬娜也知道他對自身的疑惑, 造成了他的早熟.
[你要找尋自己的生母嗎?]
亞蘭斯聽到, 只是搖搖頭. 父親知道亞蘭斯是在隱藏內心的衝動, 摸了摸他的頭便回去工作, 而莫姬娜知道對話的大概內容, 仍舊抓住自己的弟弟猛親作為生日賀禮.

父親在他16歲的時候與世長辭了, 莫姬娜決定定居於麥希西北部的小鎮, 開了一所藥品店. 為了還開店而借的錢, 姊姊建議亞蘭斯前去卡勒米亞大陸作為僱佣兵參與戰事賺錢. 感覺上很牽強, 但亞蘭斯知道姊姊的心意.
他自己也覺得該是時候了.
在姊姊的吻別(?)下, 亞蘭斯除了偶然3, 4個月回去一下, 大部份時間都在卡勒米亞大陸渡過. 卡勒米亞大陸長期的戰亂令亞蘭斯藉此四處奔波, 他結識了卓斯坦, 比他大5歲的一個強壯的南方戰士, 亞蘭斯的質素很好, 卓斯坦也教了他不少. 而在他和亞蘭斯回鄉的時候, 見過了莫姬娜後更加明顯地熱衷教導亞蘭斯. 知道他的意圖, 亞蘭斯笑著的接受了. 因為莫姬娜也很喜歡他.

17歲的夏天再回到莫姬娜的店, 卓斯坦也帶了一些給姊姊的禮物.
[亞蘭斯? 臉怎麼受傷了?] 她知道自己的弟弟很強, 傷在這麼明顯的地方令她感到好奇.
亞蘭斯依然的沈默, 而卓斯坦則笑得很咋.
[亞蘭斯他呀~這傢伙很了不起哦, 已經是個男人了~(?)到這裡來前, 在艾喀恩的奴隸市場被一個女孩子打傷的~]
[男人? 奴隸? 女孩子?] 莫姬娜不相信自己的弟弟會對女孩子動粗.
[嗯, 一個鮮紅頭髮的女孩子, 15歲左右吧? 還長得滿漂亮的呢!] 卓斯坦咯咯的笑.
[姊姊都沒教你這麼壞的事情…亞蘭斯不可以強迫女孩子啦!] 莫姬娜緊握拳頭. 卓斯坦一下子爆笑出來. 亞蘭斯瞪了一下卓斯坦, 一陣莫名的寒氣上身, 卓斯坦立即招供了.

亞蘭斯經過奴隸市場時看到有人在動粗, 一般狀況下他才不會理. 但3個壯漢對一個女孩子動粗則另當別論.
映入眼簾的鮮紅, 令亞蘭斯一瞬間以為是血.
[這是甚麼紋身!? 賣不出去了!]
[還以為抓到了稀有的髮色!] 壯漢扯開少女的衣服, 左上半身的紋身表露無遺.
不可思議地, 少女好像毫不恐懼, 憤怒地直視眼前的男人. 雖然跟看過的很不一樣, 但亞蘭斯對少女身上的紋身感到熟悉.
[賣不出去的貨! 要把她殺了嗎?] 他拉扯少女的頭髮, 並沒有發出悲嗚. 少女可能是啞巴.
[她, 我要了.] 看不過眼前的暴力, 亞蘭斯拿出剛領回不久的薪酬, 然後把少女帶走.
紅髮的少女嘗試掙脫, 但身上的瘀傷和疲憊令她站不穩. 亞蘭斯盡量扶起她步行.
[拆信刀呢?] 壯漢收到了錢, 找了找桌上的東西.
[不知道, 掉了吧.]

回到了旅館, 少女的精神很不好. 有輕微的發燒. 卓斯坦看到亞蘭斯帶回來的少女, 笑得不懷好意.
[沒想到你有這種嗜好…] 他站起來, 走到門外. [小心我告訴莫姬娜哦~]
[你去哪?]
[交易所.] 搖了搖手, 意思叫他自己好好享受.
把少女扶到床上, 她直瞪亞蘭斯, 警戒著.
[我不會傷害你的.] 他說著南方麥希的語言, 雖然頭髮的顏色特殊, 少女明顯是個南方人. 他打量一下少女. 看來聽不懂他的話.
輕微的發燒, 呼吸略微急促, 聲帶好像給封死一樣沒有任何聲音. 亞蘭斯想了想, 找了找行囊.
[把這個喝下去, 你會感覺好一點.] 他拿出了藥, 每次回去莫姬娜都會給他很好的藥.
亞蘭斯走過去, 但少女立即露出可怕的表情, 退到床角去, 不容他靠近.
她聽不懂的話, 那真的沒辦法了. 但她不把藥喝下去, 對她很不好.
亞蘭斯拿藥按著床沿靠近她, 眼前飛快地閃過一道銀光, 他本能地閃開了. 少女立即走下床. 亞蘭斯抓住她搶走拆信刀, 然後把她按在牆壁角落.
把藥含住, 灌她喝. 雖然不是很高明, 但實在沒辦法了.
感覺到她把藥喝下去, 少女咳嗽起來. 發現自己恢復了聲音. 亞蘭斯擦拭了臉頰上的血, 就差一點點幾乎傷及左眼.找到了傷藥, 但臉上的傷比想像中深, 擦了一點便用布按著止血. 他慢慢地感到臉上的痛楚.
把傷藥放在少女的面前, 指了指她身上的瘀傷, 看來她看懂亞蘭斯的意思.
[…Am lafeiha?] (翻譯: 你在幫助我嗎?)
[我聽不懂你說的話.]
少女拿著傷藥, 仍然警戒著打量亞蘭斯. 她好像看到了點東西, 立即走上前拉著亞蘭斯的手. 沾血的布掉在地上,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令他很吃驚. 少女觸摸他左手的紋身.
[Am Fetsuasa!? Duo Fetsuasa ta!!] 少女露出放心的表情. [Fetsuasa Di Muzeua!]
(你是戰士!? 是戰士吧!! 巫師的戰士!)
[我聽不懂…]
[Mie Muzeua!](我是巫師!) 少女抽起衣服的短袖子, 露出左身上方的紋身.
可能是身上有相似的紋身, 令少女放鬆了不少. 雖然意味不明, 這樣一來亞蘭斯也感到比較好處理. 他拿出了替換的衣服和浴巾, 交給少女再向旅館的店員說了話. 身上有傷的話不乾淨一點很容易令傷口化膿, 少女知道亞蘭斯的意思, 便隨著店主前往浴室.
聽她的口音, 估計是更南方的少數民族, 但不知道語言的出處, 他也無法估計少女的故鄉位置. 魯莽買下來的少女, 要把她交給莫姬娜嗎?
亞蘭斯一直思量著, 她洗了好久的澡, 大概是傷口泡在熱水中很不好受吧. 臉頰的傷在刺痛, 他再擦了一點藥.
她走回房間, 衣服很大的關係, 她只穿著上衣, 剛毅的臉和紋身在潔淨過後更加明顯. 由始至終亞蘭斯感到好奇的, 就是少女沒有表露一絲恐懼或害怕的神情, 而且在她身上還感覺到一份狂野的特性.
[Quboisue diwoia mie.] (這藥弄得我好痛.)她把傷藥還給亞蘭斯.
[不客氣.] 他才不知道少女說甚麼.
卓斯坦回來了, 看到少女穿著那身衣服的德性笑了出來.[乾乾淨淨的看起來還真棒.]
亞蘭斯看了看他, 拿著一包包的東西. 其中猜到是給莫姬娜的禮物.
[這紋身在哪裡看過呢?] 卓斯坦不其然想了想.
[你知道嗎?]
[想不起來.]
[我也是. 她說著我不懂的語言. 多半是麥希極南的少數民族.]
[話說回來, 你還真多事.]
[彼此彼此.] 亞蘭斯看到卓斯坦的東西有給少女的衣物.

晚上3人吃過東西, 卓斯坦聽了亞蘭斯說的經過, 決定去把錢搶回來.
[那些錢是給莫姬娜的, 再說, 那些人不是說她賣不出去嗎?]
卓斯坦說的話, 一向好像很有道理, 應該說胡扯的成份很高. 反正亞蘭斯一向對販賣人口很反感, 也算是給那些人教訓教訓吧.
[Mie holock Di Swa mia Layueste!](我要把我的劍搶回來!)
[她看來很想跟過去呀.] 卓斯坦看著少女憤怒的表情判斷.
[不行.] 一個女孩子只會是負累.
亞蘭斯給少女喝有睡眠作用的退燒藥, 睡前, 少女把手放在亞蘭斯的額上細說不明的語言. 待她入睡兩人便出發了.
走過黑暗的小巷, 晚上的燈火微弱. 四處都充斥著犯罪的氣息. 擁有奴隸市場的艾喀恩都市, 治安方面也出奇地差. 找到發現少女的牢房, 看到上方有亮起燈火的住戶, 卓斯坦二話不說便上前把門踢開. 裡面在賭博的人給吃了一驚, 亞蘭斯點了點頭, 和上午遇到的是同一班人.
[你們來幹嘛!?]
[來討債的.] 卓斯坦拔出了劍.
[你是早上買那女孩的人!] 其中一人認出亞蘭斯.
[你說那女孩…] 亞蘭斯也拿出了武器. [不值錢…]
[所以我們來把錢要回去了. 怎樣? 要流血還是乖乖把錢交出來?]
一群人正準備好起爭執, 房子上方感覺奇怪的壓力. 一聲巨響, 天花板莫名其妙地削去了. 石屎掉下來, 上方露出漆黑而略帶星光的天空. 各人吃驚地看著.
在半空中懸浮的人影, 腳踏在房子的支柱上, 然後跳下在亞蘭斯和販子的中央.
是那紅髮的少女. 長髮在黑夜中飄逸反而顯得詭異, 她細細唸頌不明的語言, 附近開始聚集狂亂的氣流, 表情明顯已表示她生氣到了極點.
[她不是睡了嗎?]
[不知道…] 藥應該很有效, 亞蘭斯很清楚藥的特性, 也已確定少女把藥吞下.
氣流隨著她的唱頌, 快速地在雙手聚集. 一聲在空氣摩擦的聲音, 少女的四周一下子充斥著數十個火球. 把手揮到前方, 火球立即往販子們的方向飛過去.
即時反應過來, 迴避了火熱的一擊. 火球打落在牆上而化解掉. 正當販子們想逃的時候, 雙手雙腳瞬間被木屑釘死在牆上, 販子們在慘叫. 亞蘭斯和卓斯坦則被眼前突如其來的景象嚇了一跳.少女並沒有停止攻擊的打算, 一幅饒不了他們的表情.
好像鬼神一樣…
再投出了火球, 販子們慘痛地大叫. 少女不停唸頌神秘的咒文. 突然被摀住了口. 魔法被中斷而消散了.
[適可而止.] 亞蘭斯一隻手抓住少女操控火球的手, 另一隻摀住她的口.
卓斯坦走上前, 販子們在微弱地求饒. 他抓住其中一個的頭髮.
[這姑娘在哪抓來的?]
[麥希…靈峰…]
[竟敢侵犯諸神的山脈.] 卓斯坦找到了錢, 丟給亞蘭斯. 牆上的釘子也消失了, 販子一個個倒下來. 手掌, 手腕和雙腳都在淌血.
[Mia Layueste! Am Di Mia Layueste!?](我的劍! 我的劍在哪!?)少女爭脫亞蘭斯的手, 扯起其中一個販子.
[這是甚麼?] 卓斯坦在抽屜中找到一把外型奇特的石造雕刻, 少女立即站起來, 一腳重重踢向販子的臉, 然後搶走卓斯坦手上的東西.
她雙手緊擁石造物, 一下子露出放心的表情倒在地上.
[她怎麼啦?] 卓斯坦抱起少女, 安穩的表情和剛才的行為判若兩人.
[藥效的關係, 睡著了.]

[我想起來了, 這紋身是巫師之印. 據說只有能和精靈交流的人才會授予.] 卓斯坦看了看亞蘭斯背著的少女. [我小時侯見過, 但這麼大的紋身還是第一次見.]
[我也聽說過, 巫師並不是只有魔力便能當.] 但這麼小的女孩也是巫師實在令人疑惑.
[她怎麼找到我們的?] 這一點令兩人猜不透.
次日早上, 亞蘭斯把少女帶往碼頭. 形狀奇特的石雕已用布包裹. 亞蘭斯問了水手航線, 通往麥希極南部的船正要開出, 前往接近靈峰的港口.
向船主說明後, 亞蘭斯把錢交給少女, 指了指上貨中的商船.
[乘那船, 你便可以回家去.]
少女看著商船, 再直視亞蘭斯.
[Duo Lahazuefi…](謝謝…)

[那, 就這樣, 這次帶回來的錢便少了嗎?]
[對不起.] 對莫姬娜感到抱歉, 亞蘭斯只好道歉.
莫姬娜抓住亞蘭斯的頭, 用力地吻在他的唇上. [不愧是我弟弟!]
卓斯坦很不爽地看著.
[卓斯坦也來一個~] 莫姬娜抓住他親了一下.
[對了, 姊姊.] 亞蘭斯把左手放在桌上. [我這紋身哪來的?]
[你忘了嗎? 在你5歲的時候一個旅行的老巫師幫你刻上去的.]
[身上有紋身的巫師嗎?] 卓斯坦感到好奇, 他的戰士紋身不是巫師授印, 而是族長給的.
[對, 亞蘭斯的紋身好像是他靈魂的特性, 是鷹的意思.] 莫姬娜想了想. [爸爸也是看到紋身後, 才決定給亞蘭斯狩獵的訓練.]
亞蘭斯看著左手手背的紋身, 想起少女放心的表情. 即使面對陌生人, 仍抱持安心的態度.
那少女吃藥後在睡前說的話, 亞蘭斯依然記得那份感覺, 那一瞬間的寧謐.
南方的赤色巫師少女, 在那時候加諸在他身上的魔法仍然不明.

[Lo Mia SaHain…Gu Ta Duo Eecotueia…]
讓我的心…隨你的眼神奔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