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夢工房

Original works of Dreamscreator Shuen

By

中篇

卓斯坦在戰場上受傷了, 他失去了右手. 雖然在戰爭中受傷和死亡是平凡不過的事, 但對身為戰士的卓斯坦來說, 是一個嚴重的打擊, 他也因此而顯得自暴自棄. 借酒來發洩他的不憤.
在碼頭目送卓斯坦的離去, 一向有點胡鬧的他變得十分沈默.
[如果你會去見莫姬娜, 替我向她問好.]
卓斯坦只輕微點頭示意, 但亞蘭斯知道一向自尊甚高的南方戰士, 在認定自己殘廢的時候不會去見喜歡的人. 他不想得到多餘的安慰.
18歲的夏天, 卓斯坦回麥希後三個月, 亞蘭斯收到莫姬娜哨來的信.
他倆結婚了, 卓斯坦也重新振作起來. 亞蘭斯為他們感到高興. 他再次回到莫姬娜的店, 一看到亞蘭斯, 莫姬娜依舊的給他一個親吻. 看到卓斯坦回復以往的樣子, 亞蘭斯放心不少.
[在鄰近的部落購入貨品時遇到了卓, 他那時候半死不活的樣子令人看不過去, 便把他扯回來了~]
[倒是在卡勒米亞, 有沒有你母親的訊息?] 卓斯坦問.
亞蘭斯搖搖頭, 在不知道名字的情況下等於在大海撈針. 亞蘭斯只知道他的生母和他同樣是棕髮碧眼. 但在卡勒米亞這些人多的是. 而莫姬娜對只見過一次面的婦人沒有清晰的記憶, 畢竟當時的她只有6歲.
[店的借款也快還光了, 還是找不到的話, 便回來吧.]
[那房子便要加建一間房了, 對不對? “爸爸”~] 莫姬娜淘氣地說.
亞蘭斯又作夢了.
男人拉著一個女人, 感覺上在逃亡. 但是只有視線追隨兩人的感覺, 亞蘭斯是由上空俯視.
黑暗中看不見這兩人的長相.
他醒過來. 每一次作這個夢, 身體便感到疲乏. 彷彿夢中在逃亡的是他本人.
看到窗簾縫漸漸滲出微光, 亞蘭斯起床.

卡勒米亞大陸的冬季對南方的亞蘭斯而言是十分寒冷的, 慶幸他擁有很好的適應力.
在拜亞瑞的戰役暫時告一段落, 亞蘭斯到了休利由亞國的小鎮作短暫的休息. 雪積得很厚, 亞蘭斯披上很厚的披風. 即使有西方人的長相, 但仍然明顯地不一樣. 在卡勒米亞表現出南方濃厚的蠻族味, 高大的亞蘭斯十分引人注目. 他在交易所替換了少量這個國家通用的貨幣, 便往酒館小酌一杯.
在酒館找了個空位子坐, 他想著卓斯坦的事情, 擁有了家庭後, 卓斯坦變得溫和了. 莫姬娜也有了小孩, 那是屬於他們的家族.
雖然亞蘭斯對自己的身世不感到重要, 但從他意識到自己和父親, 莫姬娜的不同, 心裡頭便好像有一粿大石. 從很久以前他詢問了自己很多問題, 但解答的方法只能付諸於行動上, 他得自己尋找自己的家族.
待同伴也到了酒館, 兩人聊著尋人的話題.
[要找人的話, 委託冒險者公會可能比較容易吧?]
[委託嗎?]
來自雙子大陸艾比亞拉的奇魯, 個子比亞蘭斯小一點, 擁有一張粗厚拗黑的面容. 是亞蘭斯在卡勒米亞經常遇到的人. 也不知道是甚麼機緣, 兩人常出現在同一個傭兵團. 在卓斯坦受傷回麥希後, 往酒館閑聊便少了卓斯坦在時的樂趣.
奇魯比卓斯坦更早成為傭兵, 長年遊走卡勒米亞. 認識的人也不少. 也因此知道了很多管道.
[現在送信也很麻煩, 可行嗎?] 亞蘭斯問.
[冒險者有他們的一套方法…也比漫無目的地搜尋好吧.] 奇魯把錢放在酒桌上, 兩人離開酒館到冒險者公會去.

休利由亞邊境的公會感覺很清淡, 亞蘭斯是第一次進入冒險者公會. 一看到兩人, 公會管理人露出不快的表情. 因兩人很明顯是傭兵的關係.
[有何貴幹?] 管理人無禮的問.
[來下委託的.] 奇魯說. [有關尋人的告示.]
[委託? 沒有, 已經不行了.] 管理人搖頭. [已經近兩個月沒有冒險者來訪.]
[只要打探情報就好.] 亞蘭斯說. [需要多少時間也沒問題的.]
管理人沈默一下, 拿出紙筆打算敷洐了事.
[內容?]
[尋找約18年前和麥希人私奔到南方, 棕髮碧眼的女人.]
管理人瞄了亞蘭斯一眼, 然後快速把內容記下.
[委託人名字?]
[亞蘭斯.]
[沒有姓氏嗎? 哦…對. 南方沒有這玩意. 支付多少金額?]
亞蘭斯看了看奇魯, 他笑著張開手掌比出”15”的意思.
[1500特卡.] 在卡勒米亞西北方, 亞蘭斯還是習慣地用了東部地區的幣值.
[2550亞尼…(1特卡=1.7亞尼)] 管理人心算寫下. [簽上名字, 目前沒辦法送信通知, 下星期再來吧.]

夢…
[呀…呀嗄!!]
身後的婦人發出悲嗚, 男人停下來. 看到她屈身跪在地上, 雙足濕透.
[振作一點…] 男子一把將她抱起, 羊膜破了, 她快要生產.
他在密林中快速前行, 在漆黑的環境中卻行動自如. 聽到遠處的狗吠聲, 懷中的女人不自覺地哭出來.
在一棵大樹下, 他把她放下來.
知道她一直忍受住陣痛的呻吟, 他親吻一下她的額, 然後輕聲對她說話.
只見女人淚流滿面, 他吻她的唇, 然後往反方向跑.
亞蘭斯感到視點上升了, 他看到自己正在撥動的翅膀.
[亞蘭…亞蘭…!!]

一星期到了, 亞蘭斯獨自前往冒險者公會. 管理人一看到他, 便把大陸中央國家沙爾沙洛一帶的地圖拿出來. 在偏西的地方指了一個叫卡朗的小鎮.
[建議你先去去這地方, 也許那裡的負責人可以幫上你的忙.]
在酒館向奇魯和傭兵團的人支會一下, 亞蘭斯便出發了. 對於目前的消息, 雖然他抱有一種期待, 他還是把這心態抑壓下來.
旅途中他到了一個旅館下塌, 他躺在床上卻不太想睡覺, 只會作很多的夢. 1年前開始他經常作同樣的夢, 就算吃藥也沒用. 最近明顯地增加了, 而且比以前更加鮮明.
大鳥的叫聲令亞蘭斯打斷了思路, 他看到窗外的樹上有一頭鷹, 目不轉睛地看著他. 打開窗的同時, 隼鷹飛走了.

[尋找私奔的女人的人是你嗎?]
在亞蘭斯一踏足進公會, 裡面的管理人認出來了. 亞蘭斯點一下頭. 管理人向他笑, 和之前的不一樣, 這管理人給人親切隨和的感覺.
[有甚麼消息?] 亞蘭斯問.
[我先問一句, 你是她的兒子嗎?]
這問題引起亞蘭斯的疑惑, 他還是承認了.
管理人拿出一份文件, 有點泛黃的紙上表示了相當的時間. 亞蘭斯拿起來看, 嘗試辨認信上的草書. 信並非用卡勒米亞的氾用語所寫, 可是在其中一些單詞仍可辨出重要的訊息.
[這是冒險內容的委託, 還有後面的是契約.] 管理人說. [是用本地語寫的, 內容是找出被綁架的女性和搜捕主犯的麥希男子. ]
亞蘭斯看看日期, 333年11月7日, 是19年前的委託. 委託人是愛德華.迪卡朗. 要求找出的女子名叫史蒂安.迪卡朗. 而那個麥希人…

亞蘭…

他倒抽了一口氣, 除了因為名字的相近, 對這個名字也感到熟悉.
[這委託可是當時的重賞, 吸引了不少冒險者.] 管理人從後方拉出一張椅子, 要求亞蘭斯坐下. [我也是其中之一.]
亞蘭斯直視他, 可是對方迴避他的眼神. 管理人把當時的情況慢慢說出來.

賞金實在太吸引了, 也成了一種競爭. 南方原始的麥希尋找一個卡勒米亞的女人並非難事. 只是當時猖獗的奴隸制度成了一種障礙. 南方人對卡勒米亞的冒險者並不信任, 我們只能先得到麥希人的信任.
其中的過程中, 我們和一個麥希的冒險者合作. 花了16個月的時間, 在大陸南部一個小部落找到了消息.
可是我們也知道這並非綁架, 只是當時被金錢矇閉了心智. 仍派出了獵犬追趕逃至密林中的兩人.
同伴卻失手殺死了那個麥希人, 我們從屍體上拿走了首飾作為証明.
然後我們找到了史蒂安. 倚著樹幹, 下體的出血表示她曾產子. 也有馬車和處理過的痕跡.
即使滿臉淚痕, 但她己不再哭泣. 蒼白無表情的臉上, 那碧色的眼睛冰冷地看著我們.
我們把她帶回卡勒米亞, 領取了那份賞金.

[可是也成為我今後背負的罪惡感.]
亞蘭斯沒有作聲, 雖然沒有表情, 緊握的拳頭卻表現了他內心的激動.
[她現在…在哪裡?]
管理人搖搖頭. [我也不知道. 可是在這個鎮的高地有一所荒廢的大洋房, 是迪卡朗家族, 也是你母親的舊居.]

從遠處看到了古舊的大屋, 走過雜草叢生的牧場, 亞蘭斯看著大門, 慢慢把它打開.
裡面的家具蓋上一件件的白布, 積上厚厚的灰塵. 他拉開了窗簾讓陽光透射這密封多年的房子.
在大廳的正中央, 他扯下了掛在壁爐上的畫的遮蔽物. 正是一張描繪昔日住在這房子的家族的油畫.
四人穿著當時流行的衣裝, 淡黃色頭髮的男主人留有小鬍子, 抱著他的棕髮的妻子.
站在兩人身旁的少年和少女, 長有一頭棕色的頭髮. 而少女擁有和她父親一樣碧色的眼睛. 精緻的臉孔. 嬌小玲瓏的體型, 一頭直長的頭髮.
畫中的少女年約15, 空洞的眼神看著前方微笑.
他走出洋房, 一頭隼鷹在上空盤旋.
[如果我真的是鷹…希望可以在上空得知她的所在…]

[有一點眉目了?] 亞蘭斯回團後, 奇魯問. 他點點頭. 然後把事情的經過娓娓道來. 奇魯也知道現在的情況只能等候, 他很信任冒險者的情報網.

外面在下冬季的最後一場雪, 亞蘭斯看著受傷的傭兵團員, 他現在在沙蒂凡, 目前戰役暫告一段落. 身體的疲憊未散, 他靜待著休息. 營中的血, 煙草和烈酒的氣味他已習以為常, 只是常想起在行軍時經常可見的廢村景象, 令他覺得找到的機會更加渺茫. 把卷好的煙草遞給躺著的同伴, 他吞了一口烈酒暖暖身子然後便離開營帳.
營外積了不少雪, 他坐在裝有資材的箱子上, 看到不遠處的枯樹上的一頭隼鷹.
雖然他認為是自己多心了. 但總覺得那頭鷹總是看著他.
再吞了一口酒, 看著充滿密雲, 下雪的天空.
[亞蘭斯!]
是奇魯, 前陣子他說會去沙爾沙洛一趟. 亞蘭斯在他拗黑的臉上看到興奮的神色. 他遞給亞蘭斯一封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