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夢工房

Original works of Dreamscreator Shuen

By

後篇

心在狂跳不止, 他看著不遠處的房子. 然後下定決心走上前.
看著嬌小的女性身影, 她專注地照料馬匹, 並沒有留意到身後的亞蘭斯.
[汪!]
一頭狗從馬廄跑出來, 搖著尾巴撲在亞蘭斯身上. 她才轉過身看到身後的青年.
[海倫, 過來!]
狗聽到了呼喚便走過去. 她疑惑地看著亞蘭斯.
看到她那頭夾雜白絲的棕髮, 還有那和自己相同的碧眼. 他把披風的帽子放下來.
應該說些甚麼, 他不知道. 只見史蒂安定定地看著他, 可能她自己也沒留意到, 吐出的白氣表現了她的緊張, 眼淚已經滑過她的臉龐.
[老天爺!] 她輕呼一句. 淚水便不受控制地不斷流下來. 亞蘭斯走上前, 面對哭泣的女性他顯然很笨拙, 他還在猶豫應該對她說甚麼話的時候, 史蒂安已靠在他的胸腔痛哭.
[亞蘭…你回來了!]
冬日的太陽去得很快, 已經天黑了.
史蒂安一直在留意亞蘭斯的動靜, 很多時她找到和她的丈夫近似, 甚至是一樣的地方. 她會露出懷念的微笑, 只是亞蘭斯會感到莫名其妙. 史蒂安很仔細傾聽他在麥希的生活, 還有找尋她的這些年來的經歷. 他也說出自己的夢, 連史蒂安也感到不可思議. 當說到公會管理人, 還有到她的舊居的時候, 會看到她落寞的表情. 只是在眼前的亞蘭斯已底消了她過去任何不快的回憶. 是的, 他們的兒子回來了.
時間對兩人來說過得很快, 次日早上亞蘭斯便要離開了.
[亞蘭斯, 這個給你.] 史蒂安拿出充滿南方色彩的項鍊. [這是亞蘭的項鍊.]
[對你來說很重要吧?]
[這是我代替亞蘭給你的.] 她示意亞蘭斯低下頭, 然後替他戴上.
[我會再來的, 母親.]
她聽到, 含淚笑著點頭.

春初, 亞蘭斯回去一趟麥希. 莫姬娜的孩子出世了, 是一個健康的男嬰. 得知亞蘭斯找到他的生母, 莫姬娜和卓斯坦也替他感到高興.
[還有作夢嗎?] 莫姬娜問.
[有, 不過已經不是相同的夢了.] 亞蘭斯說. [最近常作靈峰的夢.]
在夏季的時候, 亞蘭斯完成還款. 他去探望史蒂安. 自從相認後, 只要亞蘭斯一有時間, 便一定會過來一趟.
他來卡勒米亞只是為了找尋史蒂安和償還莫姬娜開店的債務. 已完成這兩個目的, 亞蘭斯認為自己會回去幫莫姬娜的忙, 可是他對自己該做的事還拿不定主意. 簡單地向史蒂安說明了自己的心態.
[你找到了我, 而且也完成了還款. 所以反而感到一時的迷茫. 現在沒有了目標, 你靜下心來細想一下自己想做的事情. 當作是一個短暫的休息吧.]

船停泊在雙子大陸的左島艾比亞拉, 奇魯打算回家鄉探親, 兩人在酒館中小酌了杯, 在尋找史蒂安的過程中奇魯幫了不少, 亞蘭斯再一次道謝. 說好了往後有機會再見一定要再喝一杯, 兩人便分道揚鑣. 當晚亞蘭斯回到船上, 直接駛回麥希西北部.

[要吃嗎? 這個…] 少女從已經生宰的野兔中切出一片肉, 牠處樹上看著, 飛降到地上接過少女手中的肉片.
她站起來, 抬頭看著隼鷹飛往靈峰的方向. 凝視這壯麗而神聖的山脈.
拿著羽飾手杖的老人叫住了少女. 兩人往部落的方向走回去.

亞蘭斯到達碼頭時已經入黑了, 便去找下塌的旅館. 北部的麥希有很多簡陋的平房, 感覺上比較像雙子大陸的建築. 他盤算著到麥希後會租一匹馬, 直接回到莫姬娜所在的村落. 然後問題又扯回自己的未來.
已經沒有在戰場賺錢的必要了. 雖然不喜歡戰場上的殺戮, 可是他也發現自己很適合四處奔走而且充滿刺激的旅行生活, 以往一直和父親行商而沒有發現. 在這樣子的想法下, 他有種繼承父親的行商生活的打算, 可是總覺得少了點甚麼.
喝過了酒的關係, 睡意打消了他的思考, 亞蘭斯蓋好被子便入睡了.

他有種墮下的感覺.
四周存在一種他不可知, 亦不可見的事物. 空氣中存在著這樣的訊息. 並且強烈地感到自身與那事物的交流.
他看到少女, 和他一樣在墮下. 閉上雙眼, 正漸漸溶入四周的空間.
感到有種她快要消失的危機, 他知道自己必須喚醒眼前的少女. 當他努力地掙扎著. 四周出現散亂的羽毛.
他大叫一聲, 眼前的視點迅速消失, 火紅的少女亦消失在他的視線範圍之外.

亞蘭斯起床了, 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知道自己作夢了, 可是又忘記是甚麼夢. 算不上是可怕, 但有種失去某種事物的感覺. 亞蘭斯很想回憶夢的內容, 夢中只有強烈的感覺印象, 唯一記得的是如血般鮮紅的顏色.
他走上甲板, 太陽已經出來了. 天空卻好像少了點甚麼. 平時他總是看到鷹, 可是這次的天空連海鳥也沒有.
在船上的第四天, 黃昏的時候, 他回到了麥希. 在交易所換了通用的貨幣時已經入黑了. 亞蘭斯找了家旅館, 也經旅館老闆借了匹馬. 付了定金便上房間. 在這個有碼頭的小鎮, 晚上會因商人, 或是旅客而顯得有點吵鬧. 亞蘭斯習慣了傭兵生活, 感覺上也不比兵營差到那裡去. 即使旅館很靠近酒館, 他也不會因此失眠. 從窗子看到下面的氣氛, 亞蘭斯便打算去喝一杯, 好運的話也許可以聽到甚麼稀奇故事, 或是南方民族的歌謠. 正當他這樣想的時候, 酒館便出現了騷動.
他在旅館中仔細地看著, 一個塊頭滿大的男人被轟出了酒館倒在地上. 酒館內出現連聲的嘩然, 然後少女從中跑出來, 重重跳上男人的大肚皮, 另一隻腳用力踩住他的脖子. 只見他想要叫苦連天, 甚至咳嗽也不行, 眼睛也因為太難受而出現淚水.
[剛才說甚麼? 說呀!] 少女大聲嚷道.
[嗚…咳咳咳…!] 在喉嚨被壓住的狀況下, 別說作聲, 他想呼吸也難. 在未得到回應下, 少女立即往他的臉用力踢過去, 然後腳踩住他的嘴巴.
她豎起一根手指, 口中唸唸有詞, 空氣出現摩擦的聲音, 風凝聚在她的手指上, 變成針的形狀. 快速往男人的眉心落下, 只見他動也不動, 尿了褲子便昏死了.
少女正想轉身往回走的時候, 另一名男子隨即抓住她雙手手腕, 她大叫了一聲.
[手腕真細, 受不了這點力氣吧?] 男人用嘰笑的口吻. [喝敬酒的話, 說不定我們會很愛惜你的~]
[…fi Gujest Mie…]
[甚麼?]
[我說”別碰我”…你這髒豬.] 少女露出可怕的眼神. 直直盯著眼前的男人.
[放開她.]
亞蘭斯走出旅館, 本來他不想太多事, 可是他看到的這名少女, 正是兩年前他在奴隸市場遇見的.
[呵呵…想要英雄救…]
話沒有說完, 男人的耳朵擦破了皮, 一柄小斧正正地釘在他身後的牆壁. 亞蘭斯亮出了他大柄的戰斧, 在傭兵團的這些年, 他也知道對這些人多說無益.
男人嚇得二話不說, 立即把少女給放了. 她退後了一步, 用力地踢在男人的命根子. 令他痛得叫不出聲音來, 雙手按住那話兒, 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 除了亞蘭斯, 在場的男人全部驚呼, 旁人看到也啼笑皆非.
她的目光定在亞蘭斯身上, 近距離下聞到她一身濃烈的酒臭味.
[你…唔…嗚…] 她吐出來了, 地上的兩人慘遭怏. 亞蘭斯扶起她, 讓她在牆角吐個夠.
[她喝了多少?] 亞蘭斯問酒館老闆, 他指了指店內的一張小桌子, 十多瓶大大小小的烈酒亂丟在桌子上. 亞蘭斯從口袋中找了把錢.
[給我解酒藥, 餘下的付酒錢.]

給她喝藥後, 她便昏睡過去了. 在場的人不知道少女的住處, 酒館老闆把少女的行李交給亞蘭斯. 也知道亞蘭斯不認識她, 便大膽問.
[為什麼幫助她? 這麼野蠻的一個少女, 一般人都不會理會.]
[不干涉的話, 會鬧出人命.] 他冷冷地回答. 看到少女那狂野的眼神, 要不是他出手阻止, 會死的是那個男人.
亞蘭斯把少女背起來便回到旅館去, 他不會理會別人的曲解, 反正他生性沈默. 把她安置好在床上, 亞蘭斯打算租別的房間, 可是少女下意識抓住他的衣服. 她對亞蘭斯一點戎心也沒有, 而且手抓得很緊. 亞蘭斯嘆了口氣, 拉了張椅子坐在旁邊. 現在他可以仔細地端詳這個女孩.
輪廓比兩年前少了分稚氣, 即使還年輕, 也已經算得上是個女人了. 這麼美艷的一個女孩子, 加上她一頭醒目的鮮紅, 難怪會招致麻煩.
他換了個比較舒適的姿勢, 瞌上雙眼嘗試睡覺, 直到感受到外面陽光的溫暖才醒過來.
少女仍抓緊他的衣服, 他只好小心地把上衣脫下來, 在行李中隨便找了件衣服便外出了. 簡單用過了早餐, 他打開房門看了看, 少女仍在睡. 他拿起了自己的行囊, 心想衣服便一直讓她抓著吧. 現在得去打點回去的事情.

旅館老闆早已把馬安置在馬廄, 亞蘭斯去領馬時, 看到一頭隼鷹站在馬廄的木欄上盯著他, 距離不過只呎. 這是亞蘭斯第一次在這麼近的距離看到這頭鷹.
[別大眼瞪小眼了, 上來!] 少女的聲音響起, 亞蘭斯抬起頭. 白天下紅色的頭髮更加明顯了. 隼鷹飛了上去, 停在窗檯任由少女觸摸.
[喂, 拿些吃的吧?] 她按著額頭說. [還有牠的份…]

[這是甚麼?]
[止痛藥.] 亞蘭斯把藥混在水裡稀釋. [有點苦, 也喝下吧.]
少女把藥給喝了, 因藥的味道而綴起眉頭. 亞蘭斯擰乾毛巾, 她接過擦了把臉.
[你家在哪?]
[怎麼? 要送我回去嗎?]
[如果需要的話.]
[那倒不用. 我來找你的.]
亞蘭斯露出疑惑的表情, 少女用姆指指著身後正在吃肉乾的鷹.
[那傢伙帶我來的.] 她說. [牠告訴我你在這裡.]
[你飼養的鷹?]
[不是.] 少女直視亞蘭斯的碧瞳. [倒是你和牠的關係比較密切, 不是嗎?]
他沒有回答, 因為他內心並不否定這種感覺. 看著少女露出意味深長的表情.
[這是巫師所知的?]
[是牠告訴我…] 聽到翅膀撥動的聲音, 少女和亞蘭斯注意到時, 窗檯已失去牠的蹤影.
[你找我總有個目的吧.]
[嗯, 我需要你的協助.] 她已經把早餐吃光光. 咬了咬下唇說. [旅行是你的宿命, 亞蘭斯.]
他盯著她看, 想到在第一次見面時卓斯坦說過不少次他的名字, 猜到少女如何得知, 表情便放鬆了.
漆黑的巫師之瞳透視他靈魂的一角, 少女繼續說.
[只屬於天空, 與環相連, 與灼熱的太陽相鄰. 沒有任何人可以綑綁你, 只忠於自己的心而飛翔. 碧色之鷹…那個紋身已說明了一切, 你靈魂的本質, 還有你將踏上的道路.]
他下意識地看了看左手, 簡單的花紋在他眼中突然變得複雜起來.
[你沒有固定的地方.]

結束了簡單的對話, 少女便離去了.
現在他並不急於回到莫姬娜那兒. 抬頭看著天空, 只有普通的鳥飛過. 只要她想的話, 透過那隻鷹也會得知他的所在. 亞蘭斯知道少女在給他考慮的時間. 馬用慢步在叢林中行走, 入黑前亞蘭斯到了另一個小鎮, 要是他走小路的話相信已經回去了. 可是他需要時間好好考慮自己的事情.
一般人以固定的職業和生活, 生兒育女, 平凡地渡過一生. 可是亞蘭斯並不會滿足這種生活, 當傭兵雖然不好受, 也準備隨時送命, 可是很接近他希望的生活形式, 亞蘭斯才沒有向莫姬娜建議別的還款方法. 在卡勒米亞期間他也見識了不少, 也滿足於自己所拓展的眼界.
看著左手手碗的鳥形圖案, 他決定了.

次日中午他到了莫姬娜的所在, 兩人看到亞蘭斯很是高興. 莫姬娜提出亞蘭斯留下來的建議, 卓斯坦也認為, 店的貸款是亞蘭斯還的, 所以店主應是亞蘭斯.
[你意下如何?] 卓斯坦問.
亞蘭斯看著他們, 知道他們一直認為他會留下來. 可是留下來的話, 他反而會感到不安.

只屬於天空, 與環相連, 與灼熱的太陽相鄰.
沒有任何人可以綑綁你, 只忠於自己的心而飛翔. 碧色之鷹…
你…沒有固定的地方…

[姊姊…我要去旅行.]
[亞蘭斯?]
[這店交給你們就好. 對不起, 我還是無法停下來…]
莫姬娜和卓斯坦面面相覷, 兩人笑了出來.
[用不著抱歉, 你也有想做的事情吧?]
[沒有人會阻止你的, 你記得有空回來就好~]
[這裡隨時歡迎你回來.]

次日早上, 亞蘭斯離開了.
乘馬的路上, 他聽到隼鷹的叫聲. 少女在樹上看著他微笑.
亞蘭斯看著在上空的鷹, 內心有種說不出的衝動和快感.
他己是一頭離巢的鷹. 眼前這個火紅的少女…
將帶給他嶄新的命運.

[你的名字?]
[舒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